+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49zw.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有毒_112 损失惨重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莲妃隐隐的眼神,透着说不清的愤恨,她简直是恨透了蒋家!不错,她才是真正的慕容氏遗孤,当年留下来的最后一个慕容氏的女子。\\。qВ5、 //两年前,大历皇帝有心收服荷泽小国,慕容氏早知无法对抗强盛的大历,便向当时担任统帅的蒋南递了降书,对于大历朝来说,不费一兵一卒就收服了菏泽,皇帝一定会很高兴,但对于蒋南来说,这是一个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他已经兵临城下,如果血战慕容氏赢得战争,他就能一战成名,功成名就,但若是慕容氏就此投降,那么降服他们的,不是威风的将军蒋南,而是大历皇帝的隆威。

    所以,年轻气盛的蒋南,瞒着所有人杀了使臣,撕毁了投降书,毫不犹豫地攻破了慕容氏的城门,仅此还不够,他还俘虏了所有的慕容皇室,说是要送上京都,慕容皇室以为自己逃过一劫,便纷纷束手就擒。当年,莲妃冷悠莲,不,那时候,她是慕容心,就在这批被押送的俘虏之中,当然不仅仅是她,被押送的还包括皇帝和后妃以及皇子、公主、宗室、贵戚等千多人,随同的还有慕容皇室百年来积攒的众多珍贵的物品,可谓满载而归。然而可怕的是,每天当夜晚扎营休息的时候,慕容心远远的就能听见远处传来士兵狂笑声,还有被充作营妓的女子的哭叫声,她知道,这是那些士卒们到沦为营妓的贵族女子帐中发泄。这时候,她的姐姐们和她便会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索性他们的身份过于尊贵,那些士兵没有统帅的命令,并没有动他们,所以慕容心幸免于难。可是她的四姐慕容华,却因为一次意外被那些牲畜侮辱了,慕容心亲眼看见,等找回来的时候,慕容华明明断气了,可是眼睛还是睁开的,充满着恐惧痛苦和绝望,身体是*着的,上面遍布着青紫的淤痕和伤痕,可以想见,这位高贵的公主遇到了什么事情,每当慕容心想到这件事,就觉得一种难以忍受的仇恨从心底慢慢爬上来,让她夜不能寐,但噩梦,远远没有结束。

    原本慕容皇帝以为,等待他们的是大历皇帝的赦令,毕竟他早已上了降书,可是他没有想到,等待他们的却是蒋南下令全部屠杀的命令,这一千多人,并不是启程去大历朝的国都,相反,他们全都是去赴死的。蒋南最终将他们带到荒无人烟的山谷,全部杀掉后坑埋,这样残忍的经历,慕容心不想回首,但她怎么也无法忘记,当自己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被埋在泥土中时候的恐惧,而此时,她的亲人们已经全部都被杀害了,唯独她因为被母后用鲜血涂了满脸,被误以为已经死去而逃过一劫,更幸运的是,她被随便地丢在无数尸体的最上层,身上只盖着一层泥土……她拼命地扒开了泥土,劫后余生。

    后来她才知道,蒋南担心慕容皇室泄露他撕毁降书、虚报军功的秘密,便说慕容氏宁死不降,甚至勾结周围小国意图联合起来反抗大历,皇帝震怒之下,命令处死慕容皇室,所以才会有了皇族全部被诛灭的那一幕。慕容心拼了命地想要从菏泽旧部入手,可是她悲哀地发现,除了一些皇室死士,她已经没办法调动任何人了,因为蒋南攻进了菏泽之后,没有伤害普通的平民百姓,更加没有烧杀抢掠、奸淫掳掠,甚至于,蒋南在杀了无数菏泽士兵之后,还对他们的家属大肆补偿、予以安慰,所以菏泽的百姓甚至觉得慕容氏不知道好歹,早该投降,也免得一场兵戈之灾……因此,当慕容心想要寻求复仇之力的时候,她才发现,慕容皇室在菏泽早已成了众矢之的,成了害民众受苦的罪人。

    而蒋南,则因为赫赫军功,一下子从无名之辈被封为武威将军,三品官衔,成为了战功累累、荣威赫赫的英雄。也许是长久以来心里还抱有的一丝奢望彻底被残酷地粉碎了,如今已经化名冷悠莲的莲妃感到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滚,在燃烧,在破碎,流出浓浓的让人恶心的血腥味。又有什么东西的种子悄然地开始生根、发芽,逐渐的生长起来,那是可怕的仇恨,要毁灭一切的仇恨。她站在皇帝身侧,脸上的笑容非常柔婉,可是,她却在暗暗发誓,要将蒋氏一族置于死地!

    一开始,她是遵循着李未央的计划,甚至就在昨天,她也想要按照对方的计划进行下去的,由献上舞蹈的少女殿前告御状,可她觉得,李未央的计划太小儿科了,皇帝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一定要让皇帝受到伤害,让他知道自己是被蒋家连累了才会受到刺杀,让他有切肤之痛,才会知道蒋家到底做了多少的错事,枉杀了慕容氏是个多大的错误!

    事实上,李未央一直在等待一个契机,一个能让蒋家没办法翻身的契机。蒋家嫡系在大事上十分谨慎,很难抓到把柄,尤其在对政务的处理上,李未央原本打算借由拓跋玉的手,伪造一封蒋家通敌的证据,可是后来她发现,这非常难,因为她没办法取得蒋国公的私人印鉴,造假更是很容易被人发现,一旦要说蒋家通敌叛国,就必须有实实在在的证据,仅凭一封书信或者寥寥几句证言,根本没办法取信于皇帝和天下,更何况,蒋家镇守边境多年,早已是军功赫赫、世代罔替之家,何必要与敌国勾结呢?说出来都很难让人相信,所以李未央选择从蒋家旁支着手。树大根深的确很难撼动,但一旦枝叶过于茂盛,主干也有很多顾不到的地方。

    后来,她终于等到了机会,一个月前,她得到消息,蒋氏族人在故乡惠城建造了一座极为豪奢的宅子,将来准备给蒋国公回乡养老所用。这宅子虽然并不是蒋家嫡系所建,却的的确确是蒋氏族人所修筑,而且,这宅子修的跟王宫似的,里面金虬环绕、玉兽拱卫、朱牖迎风、重门复户、百转千回、曲廊雕栏、日月相映、华丽无比,不说别的,单好的金丝楠木就用了五十根,这样的金丝楠木,一千两才能勉强买一根,宅子顶端的夜明珠,比皇帝的皇冠上东珠还要大。李未央敏锐地从中找到了一个突破口。皇帝的玉熙宫因为前年大火烧毁了,一直没有修缮,只因为国库这两年用了太多的钱于军需和赈灾之上,所以皇帝还在等着过两年再修,现在蒋家居然建造了这样一座豪华的宅子……对于皇帝来说,臣子们贪污不要紧,倾轧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忠心,最要紧的是平衡,可若是让他知道,他的臣子有钱去造大宅子,他就会联想到玉熙宫的残垣断壁,他就会想到自己帽子上的东珠还没人家的大,他就会怀疑蒋家的钱都是从军需里面偷的,他就会觉得蒋家这一颗比皇帝桂冠上东珠还要大的珠子有其他的用意。

    不止如此,李敏德在发现这座宅子是蒋家旁系为了讨好蒋国公所为之后,还重金买通了一个修造宅子的设计工匠,让他在宅子的隐秘角落建了一只看似寻常的柱子,只要打破外面的一层,就能看到这柱子其实是一只兽,这兽在皇帝的宫门口有一只,名为“鲎”,头朝外,叫“望君归”,告诫出巡在外的皇帝不要贪恋民间繁华,早早回宫;宫内的紫华殿上还有一只,叫“望君出”,提醒皇帝不可总待在深宫之中,要多出外体察民情。可想而知,如果让人发现蒋家这所大宅子里头藏着这么一只只有皇宫里才会有的鲎,人们会联想到什么。这样一个实实在在的大宅子,要比一切捏造出来的证据都更好、更实在、更直观,皇帝只要派人去查探,就能看见那座宅子,自然会觉得蒋家怀有不臣之心,纵然皇帝不立刻诛灭蒋家九族,也要夺了他们全部的兵权,到时候,蒋家的下场,不问可知。

    但是计划再好,没有足够分量的人在皇帝身旁敲边鼓,这计划没法成功,所以李未央和敏德仔细商量之后,选择了冷悠莲,一个对蒋家恨得可以用性命去拼的女人,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帮助他们狠狠地踩断蒋家看似坚不可摧的脊梁!可是,人心这种东西,再如何算计,都有无法掌控的地方,莲妃恨透了蒋家,她太过心急了,以至于觉得光是这样一所华丽的宅子最多证明蒋家贪污受贿,根本没办法将他们彻底撼动,当然,这也是她并不清楚整个计划,甚至于,她缺乏足够的政治敏感度……所以,她自己改变了计划,替换了那原本告御状的民女,换上了慕容皇室的一批忠心耿耿的死士。她相信,只要皇帝遇刺,自然会怪罪蒋家,等他查清了慕容皇室的死因,也一定会治蒋家欺君之罪,到时候就能把蒋家连根拔起了,这样,才是真正地为慕容皇室复仇……

    李未央看着殿内的太监们处理着尸体,看着人们劫后余生的目光,甚至她的目光还落到了李长乐的身上,刚才的混乱之中,李长乐躲在蒋海的背后,躲过了一劫,只是她身边的其他几位小姐,却都是死于非命了,而蒋大夫人则护着韩氏,躲在蒋旭的身旁,竟然都是毫发无伤,只是面色都有些惨白。

    李未央低下头,看着一个太监拖着那要刺杀皇帝的少女出了宫殿。

    原本,这少女是不用死的。当初蒋家族人为了造这座宅子,除了用掉蒋家自己的土地之外,还向周围扩大了上百亩,其中有一户周姓人家因为不肯卖地,与蒋家派出来的护卫起了冲突,一家五口人被所谓的一场“意外”的大火烧死,只剩下两个女儿躲在水缸里逃出生天,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远赴千山万水跑到京都来告御状,哪怕皇帝再残忍,也要听她把话说完,可是周家姐妹,却被莲妃替换成了死士。

    李未央想着这一切,实际上却能体会莲妃的心情,这种灭族的仇恨,时时刻刻萦绕在她的心头,一定会特别痛苦和煎熬,所以,恢复慕容氏的尊位和名誉,对莲妃来说才是最要紧的。只是,事情真的能如她所愿吗……

    御座上,皇帝前所未有的震怒和恐惧,在一个时辰之内,连接下了数道旨意,很快仵作会同刑部和大理寺的验尸搜寻结果就出来了,刺客的身份,是消失已久的慕容皇室,她们的腰间,都有一种神秘的认主图腾,这种图腾,乃是慕容皇室的死士所特有。

    现在,皇帝不得不相信,这些人当真是来自于当年被他下令杀了的慕容皇室了。

    蒋南快步走出来,马上跪倒,道:“臣有罪,没能彻底根除慕容皇室余孽,竟然让他们刺杀陛下,微臣一定彻查此事,将慕容余孽连根拔起!”他想不到,真正的慕容皇室血脉,此刻正一脸温柔地站在皇帝身旁。

    皇帝阴晴不定地望着蒋南,在这个瞬间,莲妃和李未央的心,同时提了起来。

    蒋家可谓大历的第一名门,当年在大历朝创业之初就跟随皇帝屡立战功,百年的发展下来,根基雄厚,尤其是近几十年来,蒋家已经牢牢控制了兵权,最难得的是,他们始终坚守着大历的边境,使得在大历所有民众的眼里,蒋家似乎就是大历的坚固屏障一般,这让皇帝深为忧心。但是蒋国公以及蒋旭这父子俩却又从未露出丝毫嚣张跋扈的模样,一直是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恪守臣礼,行事低调,从来不与皇子们勾结往来,甚至连与朝臣之间都保持一定的距离,所以皇帝始终觉得,蒋家尚可用,至少在他培植出可以接替蒋家势力的人之前,蒋家得留着。

    但是今天这件事,显然超出了皇帝的意料,他冷冷道:“你是有罪,你最大的罪过就是虚报战功!欺君罔上!杀了你都不为过!”一边说,一边气愤难耐,竟随手抄起手边的玉瓶,猛地向蒋南砸了过去,蒋南不敢躲闪,硬生生受下,额头一下子被玉瓶砸中,血汩汩往下流,他却连擦都不敢去擦。

    蒋旭连忙跪倒在地,面色慌张道:“陛下!犬子有罪!犬子有罪啊!”只要皇帝稍加调查,就会知道当年的事情,他早已警告过蒋南行事不要太过分,可他毕竟年轻气盛,大军已发怎么舍得无功而返,这才酿出这场大祸!虽然千百年来,无数武将都这么做过,杀人谎报军功多得是,相形之下,蒋南此举倒是不算什么,当然前提是今天晚上没有发生这场刺杀的情况下。

    太子连忙道:“父皇,武威将军年少无知,惹怒了父皇,请您恕罪!如是便杀了的话,会不会让天下人寒心,再没有人愿意为国家卖命呀!”

    太子开口之后,原本噤若寒蝉的群臣,全都站出来,七嘴八舌地替蒋南求情。

    甚至连一旁面色发白的皇后也道:“陛下,不说蒋南当时年少无知、贪图军功才会闯下大祸,就说慕容一事已经过去多年,蒋南毕竟救了陛下,算是将功折罪了,现在追究功臣又有何益?”

    莲妃的脸色控制不住变得发白,她的手指甚至要藏在袖子里才能不让别人看出她全身都在颤抖,她没想到,慕容皇室连同亲信一千多人的死,在这些人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至于虚报军功,更加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皇帝在犹豫,他的表情已经没有刚才那样坚定了!

    李敏德在李未央耳畔轻声道:“那件事——”

    李未央摇了摇头,现在再牵扯出豪宅的事情,皇帝只会疑心怎么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冲着蒋家来了,多疑的他,定然会觉得是有人故意安排了这一切,目的就是蒋家,所以,那个宅子,是不能再牵出来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李未央的目光在大殿内看了片刻,突然落在了李萧然的身上,奇妙的是,李萧然也正看着自己的女儿,不过,他看得不是李未央,而是李长乐。

    李长乐此刻,正向李萧然投去祈求的目光,显然是希望他帮助蒋家说一句话。作为姻亲,李萧然当然应该这样做,而且一旁的蒋月兰,也正殷切地看着他。

    李未央观察着李萧然神情变了数变,随后上前一步,预备开口说话了。

    李敏德皱起眉头,李未央却向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稍安勿躁。

    李萧然面色痛惜道:“陛下,武威将军年纪虽然不大,他做事却雷厉风行,有魄力,有能力,敢想敢干,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皇帝逼问道:“那你就觉得他做的对了?”

    李萧然叹息一声,说出了最为关键的一段话:“微臣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他杀了慕容氏的确罔顾陛下旨意,不过这几年大大小小他赢得四十多场战役,哪里都有蒋家军留下的战果,兴许就是少将军蝉精竭虑,披肝沥胆,才勉强维持住局面,使国家不至于乱起来,微臣敢说一句大话,换了别人来做,只能干的更差。不会做得更好!”一切都在夸奖中完成,听着完全是在夸奖蒋南,可是皇帝的脸色,却异常的难看起来。

    李未央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由低下头,掩住了唇畔的一丝笑容。李萧然跟随皇帝多年,早已将他的脾气个性摸得一清二楚。既然皇帝正在犹豫,那他便把蒋南捧到云端之上,似乎是天地之间的英才,没有他国家便垮了,这法子若是用在一般皇帝身上蒋南必定安然无恙。但这位皇帝么,却是与众不同的,多疑到了一定境界,若是刚才李萧然痛骂蒋南一顿,然后让皇帝觉得批评太过引起怜惜孤臣之心,李萧然再转口求情,事情必定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偏偏李萧然却把蒋南夸得天上地下,再提起皇帝最为厌恶和忌讳之事略加点醒,皇帝必定龙颜大怒。李未央预料,李萧然跟莲妃不同,他一定会知道,皇帝最忌讳的是什么!

    果然,李萧然继续说道:“只是要让蒋家今后吸取教训,切莫因为个人贪图军功就将陛下的生命置于炭火上煎烤啊!”

    皇帝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无以复加了,他怒声道:“李相,你再为蒋家求情,朕连你一起治罪!”

    李萧然一愣,随后讷讷退下,仿佛不胜唏嘘的模样,一旁的大臣们立刻闭上了嘴巴,他们都看出,李相国已经说了那么多求情的话,反而让皇帝更加震怒,现在他们谁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李未央差点笑出声来,父亲啊父亲,你是有多憎恶蒋家,才能做出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不过,这石头砸的快、狠、准,她终于明白,自己骨子里的狠毒基因来自于谁了。

    李长乐面色无比的惶恐,她担心、害怕,却不是为了蒋家,而是为了她自己,若是蒋家倒了下去,那一切全都完了,再也没有人替她撑腰,她的人生,将陷入一片黑暗,可是现在,没有人敢为蒋家说一句话,她祈求的目光看向拓跋真,可对方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李未央,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李长乐的心中一下子涌起了无限的愤恨,为什么,为什么人人都注意到那个贱人!

    蒋南大声道:“陛下,微臣是奉旨诛杀慕容氏,陛下要降罪便降罪微臣一人,饶了我父亲吧!”说完,在地上叩头不止。

    皇帝冷笑一声:“既然你自己要死,那朕也不必留着你——”

    从皇帝说出那句话开始,已经是动了杀心了!蒋旭悚然一惊,心念一转,已经快速地一跃而起,狠狠地抽了蒋南一个大嘴巴,怒不可遏道:“孽障!还敢顶撞皇上!我蒋家就是断子绝孙,也不能留你了!”说着竟从一旁守卫的禁卫军腰间抽出长剑,一剑就向蒋南砍过去!若非禁卫军们及时拉住,恐怕蒋南真是要血溅当场!

    禁卫军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叫嚷着要杀了蒋南的征西将军蒋旭拉开,而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惊呆了,只有李未央心中冷笑,这个蒋旭,还真是会演戏啊!

    蒋旭跪在地上,呜呜痛哭道:“陛下,子不教父之过,微臣生此狂悖孽子,竟敢顶撞陛下,微臣实在不能顾及父子之情了,他罪大恶极,理当斩首,请陛下降罪!”

    一个已经不惑之年的一品官员,在地上又是叩头又是流泪,看得人不由得心酸起来,皇帝的脸色,慢慢又变了。

    这世上,毕竟不只是李萧然一个人摸清了皇帝的脾气,就在蒋旭要杀子谢罪的瞬间,皇帝已经改变了主意,将本来要出口的赐死收了回来。

    李未央看到皇帝嘴角下垂的瞬间,发现他脸上杀气腾腾的表情已经不知不觉消失了,不由眨了眨眼睛,可惜这种场合轮不到自己说话,否则再挑拨个两句,让蒋家付出血的代价也未必不可能,不过……她不可以,未必莲妃不可以啊!所以李未央及时向莲妃递了个颜色。

    莲妃一下子回过神来:“陛下,要不还是饶了少将军吧,您看,征西将军都这样求情了,少将军毕竟是一位难得的英才,陛下的江山还要靠着他们来守,何苦伤了他们的心呢……”

    蒋旭刚刚放下去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猛地抬头盯着莲妃,目中隐约流露出憎恶。

    皇帝最讨厌有功之臣挟持天子这种事,他闻言,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后看了一眼莲妃被擦破的脖子,上面还有血痕,不由大为怜惜,原本想要就此放过蒋南的心思又变了,他冷冷地道:“朕倒要看看,少了你这个天地英才,朕的江山会不会倒!从即日起,革除蒋南的三品将军之衔,永不叙用!至于蒋旭,你教子不严,也要一同受过,从一品征西将军降至三品,罚俸三年,责令闭门思过一年!你的大印,立刻就交给高进吧!去吧!”

    莲妃的眼睛里,充满了无限的失望,为什么,皇帝还是不肯杀掉蒋家的人!不过是降官罚俸!为什么!她的眼睛看向李未央,却见到对方轻轻地摇了摇头,莲妃心中一怔,随即低下头去,生怕被人看出她心中的异样。

    李未央从心底叹了一口气,若是莲妃按照她说的做,今天就能将蒋家连根拔起,因为一座有不臣之心的宅子,远比什么虚报军功要说明问题,在莲妃眼中所谓慕容氏一千多人无辜枉死的罪过,在皇帝这里,实际上不值一文。若非李萧然的那几句话,今天皇帝的板子只会高高举起,低低落下,蒋家人不会受到任何处罚,今天皇帝的处罚,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捏造事实、虚报军功,而是为了他自己受到刺杀的惊吓!为了让众人知道,谁要是给皇帝带来麻烦,他也不会让对方好过!好在,不管怎样,对于蒋南来说,他的仕途之路已经彻底走到了头,而对蒋旭,闭门思过一年,等于皇帝要走了他手中的二十万兵权,转头就交给了车骑将军高进……这对蒋家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他们还有口说不出,毕竟蒋南连累皇帝遇刺,这样大的罪过,皇帝没有杀他已经是法外开恩。

    李萧然看似轻飘飘的几句话,逼着蒋家交出二十万兵权来保全蒋南,他们还得受着!哪怕这二十万军队是蒋家靠着多年的军功打下来的江山,也得让出去!

    李敏德看着这一切,冷笑,心道如今只剩下蒋国公手中的三十万军队了,一下子势力被砍了一半,够蒋家憋屈好一阵了。只是,原本可以将他们置诸死地,偏偏因为莲妃的多事而坏了这个大好机会,他还是觉得惋惜。

    李未央同样惋惜,不过看到蒋家父子如同吞了苍蝇一样的眼神,还有蒋南流了一地的血,她觉得这感觉——还不错。

    蒋家父子得了皇帝的惩罚,不得不跪下谢恩,出门的时候,蒋旭高大的身躯晃了晃,要不是蒋南眼疾手快,赶紧扶住,险些要摔到在地上,蒋海和其他蒋家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因为皇帝只命他们出去,而其他人,还得留着,这种煎熬,比什么都难受,蒋海一下子红了眼眶,忍住眼睛里愤恨的眼神。

    走出大殿,蒋旭胸中涌起老大的苍凉,眼角一阵抽动,嘶声道:“放开我!”这话是对蒋南说的,蒋南吃惊地看着他。

    下一刻,蒋旭便艰难挪动双腿,走到了漫天的雨幕中,然后一掀袍角,缓慢却又坚定地,跪在大殿的广场上。

    蒋南连忙去搀扶他:“父亲!你这是干什么!”

    “孽障!你懂什么!要不是为了你,我蒋家何故受辱!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戒骄戒躁!你呢!以为自己了不起!二十万军队,你可知道为此我们筹谋了多久!全都毁在你一个人手里了!”

    蒋南何尝不是憋屈的要死,却低声道:“您在这一跪,没罪也成了有罪,快起来吧,陛下不会因为这一跪就原谅咱们,还会被人看了笑话!”

    “蠢货!”蒋旭豁然抬头,头发眼睛鼻子嘴巴,全都沾满了雨水,但一双眼睛却精光四射,却放射着愤怒的光,冷冷的望着自己的儿子道:“要是想让蒋家断在你手里,那你就站着!”

    雨水很大,蒋南不得已陪着蒋旭跪下,不一会儿便感到浑身湿透,十分的难受,不由得怒火中烧道:“父亲!你要跪,儿子陪着你跪就是了!不过我没有错!也绝对不会认错!”这种憋屈,他这辈子都还没有承受过,但是他只能紧紧攥着双拳,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倒霉,从哪里冒出来的慕容氏的遗孤,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皇帝的脸一下子就翻了!

    这时候,殿内的空气快要凝滞,殿外却风雨大作,北风挟着尖厉的呼啸声,从四面八方拍打着大殿的门窗,发出令人难受的吱嘎声。大殿内的宴会也已经进行不下去了,皇帝挥手道:“就此散了!”

    众人如蒙大赦,看着皇帝和皇后相携离去,其他人便也跟着退出了大殿,殿外此刻正是大雨倾盆,经过今天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宴会,每个人心头都是沉甸甸的,连太监们准备好的竹伞都不要,都头也不离地离开了大殿,别人不要伞,李长乐却是要的,她生怕自己脸上的假面具被冲坏,拼命地举着伞,奈何身边全都是别家的人,自己的丫头也没有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49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