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49zw.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怀孕的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可是刚才安国甚至没有问一句,不是很奇怪吗?”

    赵月不由皱眉:“可这不过是小姐你的猜测,未必是真的。”

    李未央冷笑,她的牙齿微微咬了起来,一个字一个字道,“刚才我说起二嫂的冤魂在李家游荡,你看见没有,她的表情和声音都在颤抖,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安国公主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敌人,这事情必定要很慎重,赵月不安道:“可是小姐真的能确信吗?”

    李未央微笑:“是啊,这是我的猜测。可是这京都谁会如安国公主一般的残忍,会选择这样可怕的死法!”

    赵月不说话了,她想要反驳李未央的话,可她知道,小姐的猜测是对的。但她的内心也存在着一种不敢置信:“小姐,奴婢实在想不通,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安国公主对二少夫人下这种毒手。”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是啊,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安国公主虽然残忍,但她并不是个十分愚蠢的人,她刚刚嫁入三皇子府,还没有站稳脚跟,不会轻易和人结仇。更别提孙沿君身份特别,既是李家的媳妇,又是孙将军的爱女,安国纵然看自己不顺眼,也不会轻易去动孙沿君,这样太冒险,也太愚蠢。是什么促使她做出这样的行为呢?

    不远处,李敏德静静望着李未央,他的眼神,如晚间波光潋滟的湖面,泛起层层耀眼夺目的光亮,又似万千缠绕的细丝,一根根,一点点紧紧缠绕在那抹纤细的身影上,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赵楠看着自家主子失魂落魄的表情,不由叹息:“主子,越西已经连发十二道书,催促您尽快动身回去。”

    李敏德淡淡道:“现在我不能立刻离开大历。”

    赵楠脸上现出急切,道:“属下知道主子舍不得郡主,可是郡主身边会有人照料的,您这是何苦——”

    李敏德回头,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冬日里的寒冰,一下子冻结了赵楠还没有说出口的话。可是李敏德只是目光冷淡,并没有责骂他的意思,赵楠默立良久,终究壮起胆子道:“主子,您回去越西,还会碰到更好的女子——”

    李敏德突然笑了:“你说的对,我若是想要娶个美貌的、聪明的、贤惠的,都是应有尽有,可李未央呢,世上只有一个李未央而已。如果不是她,其他人又有什么意义?”

    赵楠不说话了,他不能理解这样的感情,他也不想明白,他只知道,越西已经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一个月内将少主人带回去,不惜一切代价。

    花厅里,三皇子拓跋真好生安慰了一番李家的二少爷李敏康,仿佛真心将他当成朋友一般看待,李敏康毕竟是宽厚的人,正逢大难,遇到三皇子这样纡尊降贵的人,并没有多想,不免有些感动。

    二人正说话,廊外就是一阵脚步声响,须臾间,安国公主招招摇摇地掀帘进来,朝三皇子行了礼,她在外面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可面对三皇子,这只是她的夫君,一样要行常礼。

    拓跋真淡淡点头,随后对身后的李敏康道:“二少爷要节哀才是,我改日再来看望你。”说着,他便和安国公主一起离开。

    上了马车,安国公主换了神情,变得十分不安。拓跋真冷眼望着她,却在她抬起眼睛的瞬间,放柔了神情,道:“怎么了?刚刚不是说去看望安平郡主么,回来怎么就这个样子?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么?”

    安国公主嘟起嘴,依着拓拔真,道:“我走到哪里人家都要敬重我三分,偏偏这个李未央,好像从来都不把我放在眼里!”

    安国公主似乎一直对李未央怀有敌意,这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几乎是从她嫁过来开始,三天有两天会向他说这样的话,仿佛是在故意试探他的反应,看他对李未央是什么样的想法,今天这话一听便知又是针对李未央,拓拔真按下心头陡起的不耐,尽量和颜悦色地道:“她毕竟是太后的义女,辈分上比我都要高,连皇姐见到她都要礼遇三分,你何必跟她争夺一时长短呢?这又有什么所谓?”

    当我不知道你的心,你压根就是忘不了那个狐媚子!安国公主冷笑一声,“明明是一副冷心肠,却还要装作清高的模样,真是天生的下作!”

    还是不依不饶!他的耳朵都已经听出老茧了,拓跋真也不再耐烦,凝了唇边笑意,冷冷地道:“这话别再让我听见第二次——你也是金枝玉叶,若是这话真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待你!你堂堂一个皇子妃,说这种拈酸吃醋的话,何等的失态!”

    拓拔真原本打算利用安国公主对付李未央,可是这个女人进府之后,新婚第一日便借口小日子来不肯同房,拖了足足半个月却又说身体不适,他要招其他人侍寝,她却寻死觅活,甚至还将他一双美貌侍妾的眼睛都给挖了出来!这样的女人,何等的刁蛮任性!对他来说,女人偶尔争风吃醋也罢了,但若有一点真地冒犯了他的权威他就半点也容忍不得——无论多贵重的女人都不能娇纵过了头,否则无法无天起来,谁还辖制的了她?

    安国公主一愣,随即眼泪汪汪起来:“拓跋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明明说过会好好对待我的!现在成了亲,却翻脸不认人!李未央到底有什么好,能够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不过是个狐媚子!还是个阴森森的狐媚子!你解释清楚!你说到底和她有什么关系!家里那么多不要脸的还不够,你还要惦记着她,你把我放在什么地位!”她这话说出来,已经是怒到了极点,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拓跋真狠狠给了一巴掌。

    她完全呆住:“你——”

    “下一次,不要在我面前撒泼,我很厌恶!你要记得!”拓跋真甩开帘子下了马车!

    安国公主自小在家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等待遇,但无奈一颗心第一次见到拓跋真的时候就完全遗落在他的身上,却没想到这才新婚半个月就得了他一个耳光,顿时恼恨地起身把马车里精美的陈设砸了一地。一旁的婢女惊慌失措地看着公主,头垂得低低的,却听见安国公主咬牙切齿道:“李未央,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那声音,仿佛是野兽在磨牙,带着极端的可怖。

    ------题外话------

    小秦:我发现,每次一到大开杀戒的前夕,大家就格外开心,这说明孩纸们内心充满了黑暗气息啊……

    编辑:真正黑暗的人是你吧

    小秦:(⊙o⊙)…才不会,我是顺应民意的小秦

    ps:还有孩纸找不到小秦的微博,请搜索新浪微博“52o秦简”,那啥,因为孙姑娘的死,我的微博被大家评论淹没了,我是娇弱的食人花,乃们要怜惜,>_<,庶女有毒_158 陷阱重重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丧事办理的很顺利,虽然孙夫人在丧礼上哭的昏了过去,可是孙将军还算是通情达理,知道这件事情实在和李家是没有多大干系的,只咬了牙发誓,定要在一个月内找出幕后凶手。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屋外,雨水格楞格愣打着窗,带来淅淅沥沥的响动。李未央坐在房间里,手里捧着针线和绣活。白芷端过来一碟香气四溢的点心,瞧了她一眼,却在小几上放了,不敢随随便便地出声打扰。墨竹见天色晚了,忙着在里间整理床铺,白芷见李未央神情倦怠,便将烛火点亮了一些,悄声道:“小姐,天色已经晚了,您怎么还不歇息?”

    李未央慢慢地绣好了芙蓉花下的金色鲤鱼,口气平淡:“只有最后几针,绣好了就去睡。”

    白芷看着李未央,不免觉得奇怪,这几日,李未央平静地异常叫人心惊。孙夫人在李家大闹了一场,被孙将军强行带回去了,就算这样,小姐都没有出面,只是在自己的屋子里静静地刺绣,可是过,要追查杀死二少夫人的凶手的。再者说,李未央平日里虽然并不刻意与孙沿君亲近,但每次对方来这个院子,白芷看得出来,小姐是真心高兴的。

    但她不明白,小姐如今为何能够如此冷静。

    墨竹收拾好了床铺,出来见到李未央还没有要休息的意思,不免道:“小姐,这烛火看了会伤眼睛的,明儿白天再做吧。”她显然也很疑惑,因为李未央并不是一个喜欢做针线活的人,而且,往日里她都会坐着看书,极少碰针线的。当然,这并不是说李未央不会刺绣,不过是她对女红没有太大兴趣,所以就连李敏之的小玩意,都是交给丫头们去做的。她对待亲弟弟尚且如此冷淡,手里的东西又是绣来给谁的呢?

    李未央没有回答,墨竹闷了一回,便问:“小姐,你绣的是小孩儿的肚兜?”

    白芷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再乱问,随后她走上去,给李未央添了茶水,道:“小姐若是需要,奴婢准备了一些。”

    李未央凝神想了想,“不,这要自己亲手做,才算是心意。”她很快收了针,抖了抖手里的红色肚兜,端详了片刻,问白芷道:“绣得好吗?”

    白芷看了一眼,便明白了过来,点头道:“小姐的针线活做得很好。”把墨竹在一旁看得更加不明所以。

    李未央吩咐墨竹,道:“拿火盆来。”

    这天气,还没到用火盆的时候吧,墨竹站在原地愣了一下,看白芷向她使眼色,这才反应过来:“奴婢这就去!”她刚走到门口,却见原本守在外头的赵月突然拎了火盆进来,一直放到李未央面前。李未央摸了摸手里的肚兜,微笑了一下,随后把肚兜丢进了火里,看着那火舌将那小肚兜卷了进去,很快,绣着荷叶莲花锦鲤的肚兜就被火焰付之一炬。

    墨竹心疼地道:“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啊!花费了这么多心思才做好的!”她明显不如白芷和赵月有眼色,一直都没有会过意来。

    然而李未央却没有发怒,只是淡淡道:“送给我的小侄子。”

    墨竹愣住,不明所以地看着白芷,白芷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而蹲下了身子,靠在李未央脚边,柔声道:“小姐,您别太伤心了。”

    李未央微笑,道:“我不伤心,我不过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白芷看了一眼火盆里跳跃的火焰,不敢再多说了。倒是赵月咬牙道:“都是那个安国公主!”她稍稍迟疑,还是问,“小姐,您预备怎么办。”她不像白芷和墨竹,她知道李未央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李未央轻轻瞥了她一眼,叹道:“赵月,很多事情是不可以心急的。”

    赵月牙齿咯吱咯吱作响:“全是因为那公主实在太嚣张了。”

    李未央神情很平静,眼睛里也是漆黑的看不到一点光亮:“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安国公主如今正是红人,要扳倒她,不是一时一日之功。”安国公主是拓跋真的正妃,若是要安国死,拓跋真必须先死。这两个人,是一体的。她要找安国公主报仇,先要除掉拓跋真。或者……把这两个人绑在一块儿收拾掉!这样一来,现在就更不可以轻举妄动了。

    赵月不禁怔住,李未央继续道:“难道你以为光靠着蛮力就可以报仇么?你应该看得到,当我和安国公主交谈的时候,她身后那四个顶尖的一流高手,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你。你曾经说过,你和你大哥联手,不过能挡住那人一时半刻,你又有什么把握可以接近安国公主并且杀了她呢?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将对方置诸死地,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是,奴婢相信小姐。”

    李未央无声地笑了笑,那笑意淡淡的,像冷风中胜放的花朵。白芷看时辰不早,便走过去放下帐帷,轻声道:“小姐,永宁公主明日便要启程了。”

    李未央将针线全部丢在了一边,道:“是啊,赵月,你吩咐他们,把元毓放出来吧。”

    赵月有点不情愿:“小姐,这人那么恶毒,索性一刀杀了算了。”

    李未央微微笑道:“杀了他?天底下岂有如此便宜的事情,他不是喜欢女人吗,所以我把他丢进了女人堆里,这几天实在够他受的了。这一辈子,怕是他再也不想见到任何的女人了。至于放他回到越西,一则是因为我答应了永宁公主,二来,他害得越西损失了最重要的据点,多年努力功亏一篑,回去之后自然有人收拾他。三来么,杀了他,只会过早惊动裴皇后,这样一来,再想对付安国公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赵月点了点头,李未央的想法是对的,杀了元毓是小事,坏了下面的计划,则是大事,她想想还有点不甘心:“那小姐明日要去送永宁公主么?”

    李未央看着跳跃的烛火,眼睛里闪过一丝诡谲的光芒:“送她?不,我该做的已经做了,明天,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

    第二天一早,李未央便收拾入宫,只是这一回,她不过在太后宫中少坐片刻,便听闻莲妃来了。莲妃是因为太后最近总是体弱咳嗽,特地送了亲自熬的雪梨羹送过来。看起来很不经意,可是等李未央告辞出来,莲妃却也找了个机会一同离开。

    亲自迎了李未央进入自己的莲池宫,莲妃方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道对身边宫女道:“我头痛,去我的匣子里拿点药来。”那宫女明白她的意思,不多言便悄然退了下去,莲妃看着李未央,低声道:“太后那边似乎气得够呛……”

    刚才李未央就瞧出来了,太后是为永宁公主的决定气死了,但她绝对想不到自己竟然这样胆大包天反将一军,此刻正是骑虎难下。李未央轻轻吁了口气:“太后总以为一切都能掌握在她自己手心里,可惜,她老了……”

    莲妃愈加惊疑:“那元毓是你们……”

    李未央泠然道:“旁人不陷害我,我自然也不会无故找茬。但若是刻意找我的麻烦,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如今,不过稍加回敬而已。”

    莲妃微微变色:“你……真的好大胆!”她越想越好笑,不由道,“不过,这也是活该,太后和皇帝总以为别人都要任由他们揉捏,舍不得自己女儿就拿别人家的孩子和亲,真是阴毒!如今正是报应!”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上一次我教你说的话,你可曾都如实说了。”

    莲妃切齿道:“说是说了,皇帝发了一回脾气,回头却还是顾忌皇后,竟然容忍了那太子的糊涂行为!我本来以为太子一朝就被扳倒,却没想到至今他也没提起废太子的事情。那个张美人,根本早与太子勾结,每次见到她我就厌恶,总是一副狐媚惑主的轻佻样子。可惜皇帝总是下不了决心,否则,太子早已……”

    李未央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慢慢道:“我听说,太子此刻正在皇后宫中侍疾。”

    莲妃微微颔首,道:“是,皇后娘娘病得很重,已经有半个月精神不济了。我瞧着她,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李未央微笑道:“陛下不肯处置太子,便是还存有疑虑,或者他心里这把火烧得还不够,咱们加上一把柴就是!”

    莲妃听她说的,反倒露出疑惑之色:“你的意思是——找机会推太子一把?”

    李未央摇了摇头,目光注视着莲妃美丽的脸孔,一字字道:“找机会?等到什么时候才是机会?如今太子在宫中,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莲妃倒吸一口凉气,诧异道:“现在?”她隐然忧道,“这,怕是来不及……”

    李未央笑了笑,随意地拨开了旁边的一只金橘,吃了一瓣儿,道:“来得及,怎么会来不及呢?宫中的人手,你早已布置好了。须知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你不加把火,等别人缓过神来对付你,就太晚了。”

    莲妃微微失神,口气也不自觉软了下来:“未央,我真是有点怕——”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娘娘,你正值妙龄,又有小皇子,该为自己打算才是……”

    莲妃一惊,原本她除掉了蒋家,可以说为自己的家族报了仇,她又生下了皇子,完全可以高枕无忧地过自己皇妃的好日子,无需再和李未央等人串谋做一些掉脑袋的事情。但李未央说的没错,她年纪太轻,而小皇子年纪又太小,皇帝在的时候,尚且能够保护她们母子平安,可是皇帝死了以后呢,谁能确保她一世安康?尤其是,皇后和蒋庶妃都是那样的厌恶她,将她看成是李未央和拓跋玉的同党,她已经不能独善其身了。若是她能够帮助拓跋玉继承皇位,至少可以确保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李未央的手轻轻搭在莲妃纤白的手上,低低道:“你不是心狠,不过是为自己打算而已。”她语气一凛,旋即沉声道,“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稍纵即逝,你要好好想清楚。”

    莲妃听得李未央语气沉稳,心下也稍稍安定,忙道:“我当初进宫的时候,因为不听你的劝告差点闯下大祸,在拓跋真陷害我的时候若非是你我也不能逃脱,所以我有今天都是因为你帮衬着我。如今也是一样!既然你敢说,我就敢做!”

    李未央的目光在她脸上轻轻一转,见她的眼神慢慢变得坚定,不觉道:“太子倒下,拓跋真就失去了最好的挡箭牌,如果能借此机会将皇后与太子的势力连根拔起,拓跋真的羽翼就断了,这将是最好的收成。”

    莲妃旋即会意,本擎着茶盏的手僵硬了一下,随即,就仿佛没什么事似的继续细细抿了一口:“你的意思是说,要借机会将这把火烧到拓跋真的身上。”

    李未央微笑,只是沉静道:“对,烧得越旺越好。”

    晌午,皇帝正在午睡。这一个月来,他身体越渐瘦削,精力也慢慢变得不济,平日里都是靠周大寿的丹丸维持精神,偶尔宠幸妃子,也都是去莲妃宫中。这两日,连千娇百媚的莲妃也无法提起他的兴趣,所以他多是一人独自休息。

    突然,半梦半醒中,他看到外头一片喧哗,不由披衣起身,高声问道:“张铭,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礼太监张铭匆匆进来,自从大太监死后,他便逐渐代替他陪伴在皇帝身边。此刻他匆匆赶紧来,禀道:“陛下,是皇后娘娘的寝宫走水,现在侍卫们正在救火,您放心,奴才在外面给您护驾呢,绝不会让人打扰您。”

    皇帝心中一惊,皇后宫中怎么会突然走水呢?他心中泛起不像的预感,问道:“皇后呢?可安好吗?”

    张铭连忙回答道:“是,皇后娘娘已然安全接了出来。”他看了一眼皇帝的脸色,想到刚才得到的回禀,面色不安地道,“只是……太子殿下却没找到。”一国储君凭空消失,这件事传出去,简直是贻笑大方!看刚才皇后的脸色,分明也是不知道此事!

    皇帝把脸色微微一沉:“什么叫没找到,太子不是在宫中伺疾吗?这时候跑到哪里去了?!”

    张铭有些神色不安,偷眼望去,却是不敢说话,皇帝微怒,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张铭冷汗淋淋地道:“奴才也不知道,不过刚才经过盘查,说是,有人瞧见太子殿下带着两个侍卫去了——”说到这里,已经是战战兢兢了。

    皇帝仿佛一头冷水从上浇到地,冷道:“去了哪里?!”

    张铭完全都不敢说话,连连在地上叩头道:“太子……太子……奴才也不敢妄自议论啊!请陛下不要过于烦恼,以免伤了身体。”

    皇帝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冷冷道:“好了,立刻派人将整个后宫全部封锁起来,尤其是皇后!不许她离开半步!你给朕带人,一间宫殿一间宫殿地搜查,朕要看看,青天白日里,这个畜生敢做什么!”

    他声音并不大,却那样清清楚楚,眉宇间神色宛如出了鞘的刀剑。

    宫内一间一间搜查起来,等到了莲妃宫中,看到莲妃和李未央都坐着,桌子上放着十二碟鲜果蜜饯和点心……张铭小心道:“莲妃娘娘,奴才奉陛下的命令,到各位娘娘的宫中搜查,请娘娘行个方便。”

    莲妃自椅背上稍一欠身,眉尖微蹙,问:“发生了什么事?”

    张铭当着众人的面,恭敬道:“陛下听说皇后娘娘宫中走水,心中不放心,只是让奴才仔细将各个宫中看一遍,希望不要再引起这样的祸事。”

    莲妃望住李未央,唇际凝出薄薄笑意,答:“我这边自然是很小心的,你若是不放心,便仔细搜查一番吧。”

    张铭抬起眼角,撇了那一旁坐着的安平郡主,只见宫内的菱形窗亦折着射入外面的阳光,顺着李未央黛色的青丝流淌,流过雪白的肌肤,别有一番曲折动人的美态。李未央不置可否地笑着,闲散地坐着,半个身子斜倚着靠背,微微抬起下颚,从眯起的细密睫毛间看着自己,他忙低下头去:“是。”

    张铭带着人,走马观花地搜查了一遍,回头正要向莲妃告辞,却听见李未央向莲妃说了什么,引得莲妃笑不可遏,髻上的那支金步摇衔的一串足金流苏,随着她的笑声,轻微地晃动。见他过来,莲妃的神色变的极快,似嗔非嗔眯起了眼,淡淡道:“搜到了吗?”

    张铭低下头,道:“娘娘这里干干净净,奴才只看到娘娘在与安平郡主饮茶。”

    “那便快去别处吧。”李未央微微笑道,声音缱绻似的,浅浅淡淡,不知为何听在张铭耳朵里,却让他身体一抖。这个少女,明明在笑,总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张铭带着人退了出去,莲妃竟然主动给李未央倒了一杯茶,笑容妍妍道:“郡主,这是今年的极品龙井,你尝尝看。”

    李未央看了一眼莲妃的笑容,却敏锐地注意到她颤抖的手指,微微一笑,从她手中接过了茶杯:“多谢。”

    莲妃心里在恐惧,在害怕,她担心,这件事情无法成功,反而会招惹来杀身之祸。但,世上很多事情便是如此,你付出的越多,收获的越多;冒险越多,越接近胜利。

    过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蓦然,门外一声低咳,莲妃慌忙起身,道:“怎么了?”

    银丝帘子后面的宫女回禀道:“娘娘,德女官回来了。”

    莲妃和李未央对视一眼,随后她轻轻撸了撸鬓角凌乱的足金流苏,方才道:“让她进来。”

    德女官进来的时候,是脚步轻快的。

    莲妃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心中一松,几乎是用平心静气地,甚至带点温柔的口气:“那边,如何了?”

    德女官垂眼,唇际只略有笑意道:“他们在张美人所居住的长春宫找到了太子殿下,当时,太监和宫女们一个一个吓得脸色都白了……”

    李未央笑意浅浅,优雅而自若,眸中似有一簇极明亮的火光一闪而过:“哦,竟然出了这等事,陛下想必是气坏了。”

    德女官微笑,道:“是,那些人发现太子在长春宫,却是不敢进去捉人,反倒折回去禀报了陛下,陛下怒气冲冲地赶到,进了宫殿之中正巧撞见太子和张美人搂在一块儿,当下气得冲上去狠狠给了太子一脚,太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49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