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49zw.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有毒_187 笑面皇子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临安公主回到府内,推开房门,婢女连忙躬身行礼,临安公主面上带着急切问道:“他醒了吗?”

    婢女低声道:“是,南公子下午刚刚醒过来,却不肯吃药,也不肯喝粥。//  。5、 只是一个人躺着,谁的话也不听。”

    临安公主心头一痛,呵斥道:“没用的东西,居然连个病人都看不好!”婢女们深知临安公主的脾气,生怕被怪罪,全都吓得面色发白,立刻跪了一地。临安公主不再与他们废话,疾步趋前,走到床边,柔声道:“蒋南,你听我的话,好好服药。这样才能好得快。”

    蒋南这一次被打得血肉模糊,天天都要别人为他清洗换药,却还是血污狼藉,此刻他躺在床上,却不能挨着床板,只能紧蹙了眉,稍为转侧,身下的被褥早已被血水重重浸透,几成暗赭颜色。临安公主觉得心头漫过一阵从未有过的疼痛,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蒋南了,这种态度根本不是对待一个男宠应该有的态度……她柔声道:“我刚才已经进宫去了,并且请求母后,为你报仇雪恨。”

    当然,她并没有提到蒋南一个字,若是她敢说自己的初衷是为了一个男宠,只怕裴皇后绝对不会饶了她。

    蒋南还是没有反应,临安公主亲自端过一碗清粥,吹了吹,才轻声道:“母后答应的事情,从来没有做不到的。那一天你受辱,我感同身受,恨不能代替你去受刑,事后被太子狠狠骂了一通。你昨日昏迷不醒,我特地豁出脸面去求了宫中太医来诊治你,你不肯吃药,我也跟着茶饭不思。从前只有别人来讨好我,可是为了你,公主的尊荣和女子的脸面我全都可以不要,哪怕是可怜我对你一片真情,你也喝一口粥吧。”

    蒋南霍地掀开了被褥,临安公主分明瞧见,他不过略动了一下,便有新血淌到被褥上,来不及凝结,变成一道刺目的殷红血痕。她匆忙住了口,下意识地退了一步,觑着他的面色,却不敢贸然开口。

    一时整个屋子里都十分安静,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所有人都以为蒋南不会再开口说话了,他却开了口。

    “我……知道你的心意。”蒋南的声音十分淡漠。那瞳仁中似有恨意绽露,流转欲出,面色却僵冷如玉,看不到一丝血色。

    临安公主的面上立刻浮现出笑容,轻柔地将粥送到他的唇边:“好,好,只要你肯服药吃饭,让我做什么都好。”

    婢女们瞧见临安公主的模样,全部都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她们不理解,论容貌,南公子不算最英俊的;论个性,也不是最温柔的。可临安公主好像是被他迷住了,从不肯丝毫委屈他,甚至违背了常性,当着那么多豪门世家的面也要护着他。如今,明知道那郭小姐背后有郭家和旭王殿下撑腰,还非要为蒋南报仇,这是疯了不成吗?这个男人,到底有哪里好呢?

    他们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怕临安公主也未必知道。她此刻只是满心欢喜地照顾蒋南,回头看见婢女们还在,面上又换了一副冷若冰霜的神情道:“你们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滚下去!”

    这样一声,便又从柔情蜜意的情人变成高高在上的公主了,婢女们连忙退了下去。

    蒋南见屋子里面没有外人,这才道:“裴后预备如何?”

    临安公主没想到他这样问,便有些吞吐地道:“这……我也不摸不清母后的心思。”

    蒋南的伤口疼痛欲裂,再加上额头还发着高烧,听见这话心情更加不好,恼怒道:“你什么都不知道?这怎么可能!”

    临安公主的眼睛里有了一丝受伤的神情,却更加低声下气:“我母后这个人,原本就心机深沉,从不肯把心思和外人说的,不要说是我,便是她最喜欢的太子,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蒋南冷笑了一声,道:“我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男宠罢了。公主若是觉得有些话不方便对我说,我也不勉强。我更没有强迫你为了我去和郭家彻底翻脸!”

    临安公主一张美丽的脸孔登时变色,她连忙捂住蒋南的嘴巴,道:“不许你这样说!谁都可以这样看你,可我从来没有过,在我心里,你是我的夫君,是我的亲人,是我最重要的男人。”

    蒋南一时愕然,他没想到,临安公主的心里,自己竟然这样重要。但他此刻却不觉得丝毫感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却是如何利用临安公主的痴情去报仇的念头。他盯着她带着泪光的眼睛,冷冷地道:“既然你这样看待我,为何不将实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临安公主的面上流露出难堪的神情,若是可以,她实在不愿意在蒋南面前暴露自己的事,因为那是让她自尊心很受伤害的事情。但面对他的诘问,她不得不实话道:“我大哥是母后的第一个孩子,又是男孩子,所以她几乎倾注了全部的心思在培养他上。我出生以后,她不过将我交给乳母照顾,从来不曾亲自抱一抱我。再后来,有了安国,我以为她也会跟我一样的待遇,谁知母后却很钟爱她,甚至连她身边的人都只肯派自己的心腹照顾。小时候有一次我去瞧妹妹,刚靠近她的摇篮边上,却被母后打了一耳光……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女儿,她要这样爱护安国……这么多年来都是这样,安国想要什么她都给,我呢?她就放任自流,甚至连我的婚姻都肯拿来作交易,而安国却能随心所欲地嫁给自己想要嫁的男人。”

    临安公主的声音十分温柔,眼底的怨恨渐渐浮现,然而等她抬起头来看着蒋南的时候,那些恨意已经消失不见了:“所以我刚才说,母后的心思我无论如何也猜不到的,那些绝对不是敷衍你的话。”

    “若是此生不能报仇,我情愿自行了断。”蒋南打断了她的话,因为他对临安公主的过去毫不关心!

    临安公主面上露出一丝惶急,道:“你别着急,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为你办到就是!不过,你必须把伤好好养好!”

    蒋南的面色阴沉,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窗外,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临安公主说了些什么,现在,他只想要找到机会,将李未央碎尸万段!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好!

    郭府,李未央刚从院子里出来,丫头便赶紧过来行礼,道:“小姐,公主请您快去呢!”

    李未央一怔,随即失笑。事实上,陈留公主是个很和气的老太太,总喜欢拉着晚辈们聊天说话,但是郭家兄弟们都不爱陪她闲话,一来二去,她就盯上了李未央。而李未央从前做惯了陪李老夫人的事情,也很擅长和老年人相处,有时候她一去,很轻松便能博公主一笑,为她消愁解闷。以至于后来,陈留公主越发喜欢李未央,她若不去,陈留公主就派人来唤她,或者叫她和郭夫人一起去陪伴,其实是去给她解闷儿。大概对于这位老太太来说,府里的生活实在是憋闷得慌。

    到了陈留公主处,老太太却正扶着额,一副头痛状,李未央看了一眼郭夫人,不明所以。郭夫人原本正在为难,见到李未央眉头立刻舒展开来,笑道:“来得正好,替我劝劝你祖母。她有消渴症,有些吃食绝对不能碰,太医都再三叮嘱过的,偏偏今儿我过来,桌子上都摆了好多。”

    李未央瞧了一眼,桌子上一道糖水煮老鸭头,四五道软酥酥的糕点,上面都涂着蜂蜜,闻起来都觉得香喷喷的,十分美味的样子。她愣了愣,陈留公主特别爱吃甜食,可是两年前患了消渴症之后,太医便再三叮嘱过家人不可再让她碰这些东西,偏偏她是控制不住……想到自己第一回见她,她便拿出甜点来招待自己,李未央不免摇了摇头,道:“祖母,您不是答应过我们,再也不碰这些甜食了吗?”

    陈留公主正坐在一旁面色尴尬,听到这话赶紧道:“不是我吃的啊!今儿是从前伺候我的两个老姑姑进府来看望我,我便特意吩咐了小厨房做给她们吃的——”

    郭夫人又好气又好笑:“媳妇儿眼睛可看得很真切,您刚刚还把那蜂蜜糖糕往嘴巴里送呢!”

    陈留公主嘟囔道:“不过就是一丁点儿!我尝尝嘛!这两年啊,你都没收了我多少吃食了,再这么下去,我都不知道甜味是什么样儿了!”

    郭夫人听了这话,面上带着苦笑,直摇头道:“我也是为了您好啊!”

    旁边的两个孙媳妇江氏和陈氏却都悄悄笑了起来,人年纪越大越是像小孩子,陈留长公主算是把这句话贯彻到底了。每次她都为了吃的和郭夫人争执半天,当然,最后赢的都是郭夫人!只是,陈留公主也实在是可怜,每次没有了吃的,便露出马上就要天崩地裂的表情,让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事实上这两年,郭夫人已经变着法子给她换着吃,但公主的病情却越发严重,他们只好断绝了她最后那一点对蜂蜜的爱好,这也是为了她的健康着想!

    李未央却觉得奇怪,她进府没有多久便发现陈留公主喜欢甜食,尤其酷爱蜂蜜。从前为了保证公主吃到新鲜的蜂蜜,郭夫人特意在花园里养了蜂,制成枣花蜜、槐花蜜,尽够陈留公主吃了。可现在那蜂房早就荒废了,平日里丫鬟下人都受过叮嘱,绝不敢给公主用蜂蜜,那么,这糕点上的蜂蜜到底是哪里来的呢?若是真的如公主所说,她是为了招待客人才拿出糕点,那这蜂蜜是对方带来的吗?不,这不可能,哪儿有拿客人送来的礼物反过来招待客人的道理。

    郭夫人发现女儿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便问道:“怎么了?”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没什么,我刚刚带了榆钱糕,没有加糖和蜂蜜的,但是也很美味,祖母要不要尝一尝?”语气里,分明带了点诱哄的意思。

    陈留公主看了她身后的赵月手里捧着的食盒,像是想要看又有点不好意思,终于忍不住道:“好吃吗?”眼睛里带着期盼,表现得像是个孩子一样。

    满屋子的人都笑起来,陈留公主立刻道:“笑什么,我就是随便问一问。”

    李未央微笑道:“您尝尝看。”说着,她从赵月手中接过食盒,主动打开后送到小茶几上,一阵清新的香气立刻从食盒里传了出来。陈留公主拿起象牙筷子尝了一口,瞪大眼睛道:“嗯,真的很香!还有股甜味儿!”

    郭夫人一听,立刻看向李未央。李未央知道她担心,便解释道:“娘你放心,这榆钱糕里没有放过糖,不过是从榆树上采下没结籽的嫩榆钱叶子,拿面和了洒上水,蒸成一层层的榆钱糕,因为榆钱叶子天生就带点儿甜味,所以吃起来才是甜的。”

    郭夫人听说没有在里面放别的,这才松了口气,看着陈留公主三两口就吃下了两块,又提醒道:“您也别吃太多了,待会儿就要用晚膳了。”

    陈留公主眨眼间已经消灭了三块,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道:“那些饭我都不爱吃。”

    郭夫人叹了口气,道:“那些都是太医亲自配给您的膳食,虽然味道不算可口,却是对您的病情有好处的……”

    “好啦好啦!你年纪没我大,却比我还啰嗦!”陈留公主放下筷子,笑眯眯地向李未央招了招手,李未央走到她面前,便被她拉着坐下。

    “嘉儿啊,还是你懂事,知道祖母我的心思。”陈留公主拍了拍她的手背,显然对她的仗义相助很是满意。

    江氏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不过,榆钱树叶也能吃吗?”大都的郊外长满了榆钱树,只不过从来没有人想过那东西也能拿来做糕点啊!

    李未央笑了笑,道:“能吃,而且还有健脾安神,清心降火的功效,很适合祖母这个年纪的人用,况且也不是正经吃,只是调调味道罢了。”

    “妹妹真是会想啊!这是大历的吃法吗?”陈氏看到江氏开口,便也这样问道。她鹅蛋脸,杏仁眼,不但美貌而且讨喜,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甜甜的,让人觉得仿佛喝了一口蜜汁那样的甜。想到陈玄华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实在很难相信他们是一母同胞。

    见陈氏问起这个,陈留公主便也追问道:“是啊,这种东西……你在那边也吃过吗?”

    李未央笑了笑,大历的贵族当然不会碰这种东西。只不过当她在乡下的时候,那家农户经常刻薄她,逼她拼命干活却不给饭吃,每顿只能用红薯干、发霉的稀粥来填饱肚子。为了能够撑下去,李未央不得不千方百计地去找吃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树上长的……只是,她最喜欢的便是榆钱叶,这种叶子可以晾干磨成粉,然后想方设法混在粗面里,放在蒸锅里煮熟了,便成了榆钱糕,用来充饥正合适。不过,这样粗糙的东西是没办法送来给陈留公主吃的,所以李未央吩咐厨房做了不少的改进,用了最精细的面,又特地摘了桂花来调味,还淋了香油和调料汁,这样一道道程序做下来,怎么会不好吃呢?“这是寻常百姓家爱吃的东西,不过我做了一些改动,变得更好吃一些。”

    郭夫人见她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两句,没有继续往深处说,便猜到了什么,眼眶顿时红了些,下意识地握住了李未央的另外一只手,握得很紧。这个女儿从前到底吃了多少苦,不管她怎么问,对方都是不肯说。她知道,嘉儿是生怕她这个做娘的担心。只是她越沉默,自己越容易胡思乱想。

    陈留公主看到这个场面,连忙道:“来,你们都尝尝看,真的很香甜。”

    江氏便立刻替郭夫人切了一块儿,然后为李未央、陈氏各分了一小块儿,几个人聚在一起吃起这种平民食物来,屋子里此刻的氛围显得异常温暖,李未央瞧着,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

    想要融入郭家,真正成为他们之中的一份子,不光是要被郭夫人接受,还要考虑到这个家里的其他人。比如,陈留公主,又比如,她的两个大嫂。这些日子观察下来,陈留公主表面厉害,实际上个性十分随和,而江氏是温柔得千依百顺,陈氏却活泼善良好相处。但这三个人,都是表面糊涂内里很明白的人,想要糊弄她们并不容易。要想得到她们的心也不难,关键是要舍得下工夫,还有就是要懂得抓住一切机会行事。今天,李未央不过是借着献糕点的机会,打出一个同情牌罢了。大家心里都有数,若是她没有过苦日子,怎么会知道榆钱糕这种平民用来充饥的点心呢……

    当然,若是刚才她们问起,李未央大吐苦水,这就有些过头了,会让人觉得她是故意在抱怨过去的生活,或者是对郭家这么多年来的缺失感到不满,李未央不愿意这样,所以很认真地把握好了尺度。

    这时候的李未央可能没有意识到,她今天这样用心去做榆钱糕,是有七分对陈留公主的真心在的,若非如此,她可以用其他的法子去讨好她们,而不必这样费尽心思。

    从屋子里出来,没走几步,就听不远处传来一声闷笑,虽然很轻,却很明显。赵月第一个惊觉到,李未央猛地回过头来,冷声道:“谁!”

    一个人缓缓从一旁的走廊拐角处走出来,他面如冠玉,一眼望去便是个格外俊美的男子。此刻,他深浓的眉目里满含着笑,看了她片刻,道:“你认识我吗?”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便低头行礼道:“给静王请安!”

    静王元英是郭惠妃所生,今年刚刚十九岁,比真正的郭嘉要大上一岁,说起来,他还是郭嘉的表哥。看她准确地认出了他,并且低头行礼,他微微一笑,慢慢走到她身边,盯着她洁白的脸看了很久,才似笑非笑地道:“榆钱糕?这是什么东西?”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不过是民间粗陋的食物,静王殿下感兴趣的话,我吩咐厨子给您做一份。”

    元英闻言,不由笑起来,他的面容很俊美,甚至和元烈有三分相似,只不过,他笑起来的时候竟然有浅浅的酒窝,便为他这张脸增添了三分的稚气。他摇了摇头,道:“这是你特地做给外祖母的,我可不敢碰。”

    元英的一双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只是李未央的心藏得太深,谁也看不透。纵然如此,李未央也不会小瞧这个在宫中激烈的斗争中还能活得十分滋润的静王。在大都的宫廷里,能平安长大的成年皇子,背后都有十分显赫的背景,但并非说只要你母妃出身豪门你便有美好的前景。能够活得光鲜自在,非要皇子本人有十分的本事不可。她微笑道:“殿下说笑了。”

    “不是说笑。”元英脸上还是笑容,道:“妹妹来到郭家没有多久,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不夸奖你的,真是煞费苦心啊。”

    这话说得意味不明,再看元英,他的脸上还是一脸笑容,根本分不清说这话到底是在夸奖李未央,还是在讽刺她。李未央只是勾起唇畔,道:“孝顺祖母是郭嘉的本分,殿下谬赞了。”

    元英哈哈一笑,道:“是啊,一口一个说笑一个谬赞的,难怪外祖母一个劲儿地夸奖你,人又聪明又这么会说话,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喜欢的。”

    李未央只是看了一眼他走出来的方向,扬眉道:“不知道静王殿下来了之后却不进去,避于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49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