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49zw.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有毒_22o 色胆包天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李未央对阿丽的挑衅毫无兴趣,前世今生加起来她的年纪都一把大了,这种小姑娘争风吃醋的事她怎么会去做。\\。qВ5、 //更何况眼前这个公主分明是受了裴宝儿的挑唆,她又何必闹起来让别人看笑话呢?若她真的答应和这个公主比试,反而让人觉得她对静王有什么企图,纯属浪费时间。她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随后带着赵月向外走去。

    阿丽没有想到对方根本没将自己放在眼中,连忙大声道:“你去哪?我们还没有比试呢。”

    李未央转头笑道:“公主殿下,我劝你在学习越西的琴棋书画之前,先学学如何辨人,你连身边的这位裴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都不清楚,就敢与她交朋友,还真是胆大妄为。”她这样一边说着,一边已经飘然远去了。

    阿丽公主气得跳脚,粉红的脸上却也不禁带了三分疑惑,她看向裴宝儿道:“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裴宝儿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因为她听见旁边的贵族小姐们都在窃窃私语,她们说的内容不过是嘲笑裴宝儿与夏侯炎的那件事。从太子府离开后,她再也没有看见过夏侯炎,她知道二哥一定会把这个人处理干净,不留下一丝祸患。尽管如此,她也没有办法抹掉那些夫人小姐们的记忆,所以听见她们的嘲笑,裴宝儿不由得恼怒到了极点。但是现在这个情景,她不能再当众失态,只好对阿丽道:“公主,她是畏惧你,所以才不敢跟你比试!”

    阿丽得意道:“是啊,我琴棋书画都学得很好,越西请来的师傅都一直说我很聪明!”说着,她得意地扬了扬马鞭,带着护卫离去了。

    裴宝儿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就在此时,听到旁边的韩琳冷笑道:“裴小姐到了这个地步还敢来参加狩猎,不觉得难堪吗?”若是在往日,韩琳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说出如此刻薄的话来,因为她比起她的妹妹实在是个温婉的人,但现在却不一样,她已经和郭澄定下了婚事,不日便要嫁进郭府,看着裴宝儿教唆阿丽对付李未央,她当然觉得不悦,下意识地开口说道。

    裴宝儿冷声反驳道:“韩小姐还没有嫁入郭府就这么急着替话,你都不觉得羞耻,我又有什么难堪的?”

    韩琳面上一红,旁边的韩琴大声道:“真是是非颠倒!一个被人捉奸在床的人都不觉得羞耻,我姐姐又有什么好觉得羞耻的呢?”这话一说出口,旁边的小姐们纷纷都笑了起来。裴宝儿十分怨恨地看了韩家姐妹一眼,那眼神凶恶的仿佛要将她们的眼珠子挖出来,但她就算再厉害,也封不住大家的嘴巴,她只能跺了跺脚转身离去了。

    而这时候另一边的世子巴图也是败兴而归,他原本要乘着今天的狩猎好好露一手,让越西的皇子们认真瞧瞧,可没想到射狼崽子不成,反倒被人羞辱了一番。他骑着马一边走一边大声地呵斥身边的护卫,叱责他们没有本事,害得主子被人削去了辫子。就在此时,旁边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这不是世子殿下吗?怎么会这么生气呢?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巴图一扬眉,却看见从前便已经熟识的裴徽站在面前。裴徽骑着一匹白马,英姿飒爽的模样反倒更加衬着巴图更加灰头土脸。巴图火气很大,不由粗声粗气道:“还能有谁,那个混蛋叫什么名字来着?”他问旁边的护卫。护卫便道:“回世子,那个人自称旭王。”巴图道:“对对,就是叫旭王,什么元烈!”说到这里他目光中射出强烈的恨意。

    裴徽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别有用心的笑,道:“哦,我道是谁敢惹世子不高兴,原来是他,世子怎么会和他杠上了呢?”

    巴图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然后道:“整个草原都是我父王的,那狼崽子不就是归我吗?他凭什么跟我抢!”这番话说得好没有道理,是元烈先看到这个猎物,怎么会让给他呢?但是裴徽自然不会这么说,他只是微笑道:“世子有所不知,这旭王元烈可不是寻常人物,千万得罪不起!”

    巴图冷笑一声道:“不是寻常人物?他有什么了不起的!越西的皇子哪一个我不认识,有谁敢像他这样与我说话?”

    裴徽的面容闪过一丝诡谲,语气却显得越发平淡:“这个……世子殿下有所不知了,这位旭王是老旭王从外面寻来的私生子,寄予厚望不说还将王位传给了他,就连皇帝陛下也对他青眼有加,时不时的就把他招进宫中去陪着散步下棋,感情十分的要好!你说他的身份是不是很特别?纵然对待太子都没什么好脸色,敢这样对待巴图世子有什么好稀奇!幸好你走得快,不然他就要拔剑了!”他一边说,一边观察巴图的面色。

    巴图本就是个莽夫,此刻不由面色涨红道:“他敢!我是草原上的世子,从来也没有人敢对我大呼小叫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裴徽只是冷冷一笑道:“世子要报仇也不难,但必须要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巴图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等什么机会?”

    裴徽勾起唇畔,悠悠笑道:“只可智取不可力拼。”他说完后目光落在不远处,巴图随着他的眼神望去,只看见一个身穿越西贵族服饰的女子,带着一个婢女向这边走来。巴图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停在这女子的身上,见她容貌雅致,身材窈窕,一双眼睛寒星一般,叫人心中怦然一动,实在与草原上那些凌厉健壮的美人大不一样,他的眼睛不由有点直了。

    裴徽当然注意到了巴图的眼神,他微笑道:“这小姐便是旭王殿下的心上人。”

    巴图一扬眉,看着裴徽道:“是那狗杂种的心上人?”明显十分感兴趣。

    裴徽点了点头道:“是啊,他对她十分的心爱,总是寸步不离的。”

    巴图的眼神变得阴沉起来,若是寻常的越西贵族女子,他还真不好随便招惹,否则大君那一关他就不好过,但若这女子是旭王的心上人,那就大不一样了!他还非要招惹不可!策马想要上前,裴徽却一伸手拉住了他的缰绳,语气十分焦急地道:“殿下不可!”

    巴图转头目光阴冷地望了他一眼道:“有何不可?不就是个寻常的贵族女子,出了事情我向父王说一声,讨她回来做王妃不就好了嘛!”草原男子,可是能娶左右两位王妃的。

    裴徽心中冷笑了一声,这李未央可是金尊玉贵的郭家小姐,你草原上的王妃她还真的不稀罕做,但这话他自然不会对巴图说,他只是皱着眉,仿佛很犹豫的模样,直到巴图不耐烦起来,他才道:“殿下真的喜欢这女子吗?”巴图道:“容貌嘛,还说得过去,更关键的是她和旭王扯上了关系!我就要去看看,到底有什么碰不得的!”

    裴徽露出一副神情凝重的模样,苦口婆心地劝道:“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你何必和旭王作对、招惹这女子呢?”

    巴图不过是临时起意,但被裴徽三两句这么一说,心头不禁更加恼怒,他一鞭子下去,竟然将裴徽的手抽到了一边“不要管我,滚远一点!”说完带着身边的护卫向李未央的方向疾驰而去。

    裴徽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不过是淡淡地冷笑了一声,旁边的护卫低声地道:“公子爷,您怎么做会不会出什么事?”

    裴徽却是慢慢地道:“能出什么事呢?是巴图世子自己看中了那郭嘉,我已经百般劝阻了,说起来要怪就要怪旭王元烈,他为什么要惹世子,是他连累了郭嘉,跟咱们没有关系!”说着他扬起唇畔,淡淡一笑道:“走吧,咱们该回去了。”

    护卫低下了头,不敢再瞧裴徽的脸色,在他看来,他家这个主子心思叵测不说又十分的阴冷狡诈,凡是得罪了他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听说两年前公子本有一个十分心爱的侍妾,但这个女子不过是在书房外伺候,不知听了公子和老爷的什么密议,竟被公子活生生剥了皮挂在花园外头以儆效尤,这景象实在是惨不忍睹,但是公子在外面却保持着如玉公子的美名,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看见这裴徽驾马离去,护卫不敢多想,赶紧打马跟上。

    李未央刚刚走出了猎场,这一片地方明显比那里安静了许多,只能听见呼呼的风声,看到碧绿的青草,蔚蓝的天空,时不时还有雄鹰飞过,李未央的心情开阔了许多。赵月一直紧紧跟在李未央的身后,她知道这草原上总有一些危险的东西,她的职责就是跟在主子的身后保护她。此刻见李未央神情十分的放松,赵月便微笑起来。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句声音道:“哎哟,不知道是那儿来的美人儿,细皮嫩肉的,跟我们草原上的姑娘可大不一样啊!”

    李未央一抬起眼睛,却见到一群人已经风驰电掣地把自己包围起来,为首的那个人是一个年轻男子,辫子上缠满了金色的铃铛,额头上还戴着一颗鸽蛋大的宝石,身材高大健壮得像一头小牛,脸上的肉还微微的堆起来,显出几分嚣张跋扈的样子。此人正是巴图世子,他大声地笑道:“你们瞧,这小美人长得还真是漂亮,让她回去做我帐篷里的右王妃不是正好吗?”

    旁边的护卫便兴奋地骑马围着她们两转圈,甚至有人吹起了粗俗的口哨。不管是在大历还是越西,贵族男子遇到心仪的姑娘,只敢悄悄用车马尾随,寻机上前说两句话,等到姑娘回家他再一路跟着,见她是进了哪个门,若是真的有意,便会派人来提亲。可草原上不是这样,这里的姑娘都喜欢最勇猛的武士,巴图作为草原大君的儿子,拥有的土地最多,奴隶最多,草原上处处是他的牧民,所以也养成了他嚣张跋扈的性格,但凡他看中了谁家的姑娘,便会毫不犹豫地去抢了来,不管她是不是已经嫁了人。

    过去他从自己的牧民手中抢来一个年轻的新娘子,硬生生逼她从了自己,后来那女人怀了孕他便放松了警惕,谁知那个女人趁着月色悄悄的逃走了,巴图立刻派人将她捉了回来,毒打一顿不说,还将她挂在马尾上活生生的拖死。这样冷酷残暴的人自然不会像越西的贵族公子一般用柔情的技巧来追求女子,他表现出的是极端粗鲁的一面。让赵月不禁也皱起了眉头,李未央神情十分的漠然,她看着巴图的眼神里没有情绪,不知在想什么。

    巴图以为她已经不知所措了,不禁得意地大笑起来,周围的护卫也跟着笑,巴图一边策着马,一边慢悠悠地围着李未央转着圈子,突然蹲下身在李未央面前,竟然伸出手要去摸她的脸,李未央没有动,因为巴图的手刚伸出来,便被赵月的剑柄隔开了。巴图哈哈大笑起来:“啊哟,这里还有一个拿剑的小美人,这剑可不轻,你举得动吗?”他的语气丝毫没有将赵月放在眼里。

    赵月警惕地看着对方,这一次巴图的身边带了十来名护卫,都是十分精壮的草原勇士,赵月心中很明白,自己武功虽高,但是要一次对付这么多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她是个女子,身手虽然灵活,但是体力却不济,若是被拖住了,恐怕很难能够保护李未央,想到这里,她心头不免猛地跳了一下。李未央不知道,郭导如今在到处寻找她,却怎么也找不着,着急上火得很。

    巴图趁着阳光又去看李未央,见她的皮肤十分洁白,竟像是透明的,嘴唇十分的红艳,那一双漂亮的眸子更是在阳光下熠熠的闪着光彩。巴图心头更痒痒,恨不得把她捞过来狠狠亲一口,大声地道:“当初越西皇帝可是向我父王许偌过不管我看中了谁,哪怕是越西的公主,他都会把她嫁给我做世子妃的!”

    李未央的表情十分的冷淡,她看着眼前这个人,不免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这个世上竟然还有人来调戏她,真是让她觉得新鲜和诡异。不管是在越西还是大历,她的身份和名声都隔绝了不少的桃花。虽然她容貌美丽,气质高雅,可寻常却没有男人敢靠近她,因为谁都知道她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凶悍得很,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她啃得尸骨无存,美人虽好但谁敢冒这样的风险来招惹她?眼前这个世子怕是不知道自己是何许人也,调戏得还挺起劲,不知被什么人给忽悠了……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是吗?那么世子殿下不妨向越西的皇帝提一提,看他是不是肯将我嫁给你。”

    巴图嘿嘿笑了两声道:“那都是待会儿要做的事情,现在咱们先乐呵乐呵!”说着他伸出手臂想将李未央一把提起来,赵月的长剑在一瞬间伸到了巴图的面前,巴图一怔随即猛地发力,一下子避开赵月的长剑。原本他以为这些贵族小姐身边的丫头不过是唬唬人,会的也不过是花拳绣腿的功夫,根本抵挡不了身强力壮的男子,可他没有想到这李未央身边的婢女力道惊人不说,那一双眼神更是冷飕飕的,看得他心中冰凉,不想玩这猫捉老鼠的游戏,便对身边的人喊道:“还不快抓住她们。”

    十来个护卫飞快地下了马,抢步上去围死了赵月。赵月的长剑在瞬间刺入了一个护卫的胸膛,那护卫的脸上充满了不敢置信,随即赵月一把抽出了长剑,血花四溅,这一幕让草原上的男人们都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凶悍的女子,可他们却是不怕死,又飞快地冲了上去。赵月的胳膊肘狠狠地撞在了另外一人的小腹上,随即她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一连串的使出了飘逸的剑法,很快就在这十来个护卫的身上留下了斑斑血痕。

    巴图满是横肉的脸上尽是惊讶,他看着这一幕心道这究竟是怎么了,越西的贵族小姐身边竟然也有这么彪悍的护卫!可他毕竟不是容易放弃的人,呼号一声,那些护卫便像是疯了一般很快又重新围成了人墙,将赵月整个人围了起来。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的马嘶声仿佛惊雷一般,巴图却没有在意,他策马上前想要拉住李未央的手腕,就在此刻,一只长箭嗖地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了巴图的屁股。巴图惨叫一声,整个人向前扑倒在地,猛的扬起一阵灰尘!周围的护卫听见世子惨叫,连忙丢下赵月围了过来,巴图一边凄惨地叫着,一边大声地道:“给我把那个放箭的抓起来!”

    护卫们面面相觑,就看见一匹骏马飞驰一般的到了跟前,那骏马上的骑士面容秀美,目似春水,唇若涂朱,尖尖的下颚和长长的脖颈有着柔美的线条,俊美的面容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让任何人见了都不禁心驰神往,但这张脸在他们的眼中却宛如恶魔一般,因为此刻这些人都已经认出来,这便是刚才与他们世子相争的旭王元烈。

    元烈勒住马微微一笑,便跳了下来,大步走到李未央身边道:“没事吗?”他的神情之中十分的担心,额头还隐隐现出汗珠,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李未央只是略一点头道:“我没事。”事实上她本来就不会有什么事情,这里毕竟是越西的营地,若是巴图做的过分了便会惊动其他的人,而且李未央知道她的身边有元烈的眼线,这些人会在必要的时候对她进行保护,可她没有想到元烈竟然亲自来了。

    元烈下了马之后,他身后的十几名骑兵也齐齐下马,沉默地站在一边,纪律严明,军容齐整,看上去倒像是训练有素的军士,绝非是一般的护卫。

    李未央看向了巴图的方向,元烈刚才那一箭射中的是巴图世子的屁股,而且箭头深深的没入了血肉之中。巴图丢尽了脸面,喘息两声,额头的青筋都暴了出来,仿佛已经发了狠,恨透了元烈的模样。他眼睛发红道:“我绝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瞧吧!”

    元烈看着巴图世子的眼神也透出了一股杀意,那凛冽的神情让巴图不禁心头一跳,他没有想到凭着自己的身份,竟然还有人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但他毕竟彪悍,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元烈会真的对他如何,尽管已经伤了屁股,可在他看来,对方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勉强扶着护卫站起来,顾不得箭头还在臀部上的窘迫之状,巴图疼得龇牙咧嘴道:“有本事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待会儿就去找人来收拾你!”

    元烈微微一笑道:“是吗,只怕世子回不去了。”他这样说着,身边的十几名护卫,已经悄然围了上来。

    巴图一愣,随即吓了一跳道:“你敢怎样?难道真的杀了我不成!”

    元烈却只是淡淡地一笑,向身边的护卫轻轻做了个手势,原本在他身边的护卫立刻聚成了一线,手中拿着匕首,却没有一个人发出一丝声音。可那一道道冷锐的目光让巴图浑身发抖。“你吃了雄心豹子胆!”巴图一时控制不住愤怒起来:“到底要干什么!”

    可是那些人没有丝毫的回音,巴图向身边的护卫使了个眼色,那些人立刻冲了上去,为首的一个一刀砍向元烈的方向。可不知怎么的,这刀竟然走空了,他正诧异,突然感觉到整个人飘了起来,脖子上传来一阵剧痛,随即,便彻底失去了知觉。这个过程发生得十分缓慢,巴图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护卫被元烈身边护卫活生生的一刀砍掉了头颅。那护卫的人头忽地溅血飞起,尸身却还是向前奔进的状态,看起来异常的诡异而且可怕。很快,那尸体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其余巴图的护卫还未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对方犀利的剑光已经逼近了他们。

    这完全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元烈的护卫准确的用长剑将那些巴图的爪牙砍杀殆尽,每一把剑的落下都伴着凄厉的嚎叫。剑光之中只瞧见巴图震惊而可怖的眼神,不消片刻,那十几名彪悍的草原勇士已经一个都不见了,死状都是十分的凄惨。巴图惊恐地看着这一幕,不由跪倒在地,浑身颤抖起来。只是作为草原世子的身份,让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求饶的话来。他知道,若是他真的求饶,大君会先宰了他。

    草原上的大君曾经说过,他们博克莫家族是决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向别人跪地求饶的,这绝不符合他们王族的风范和草原勇士的称号。可如今,巴图已经半点都没有了勇士的模样,他跪倒在地瑟瑟发抖,嘴唇是喃喃的说不出一句话来,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死亡即将到来的恐惧,大声地道:“饶命,旭王饶命,我不是故意的啊,我只是……”他看着李未央那双冷若冰霜的眼睛,就已经一个字都说不下去了,他只是什么?只是瞧见人家姑娘美貌,便想要上来调戏一番么?这话他要是说了,只怕要命丧当场。巴图毕竟不是傻瓜,在这样的眼神之下,他意识到自己应该住口了。

    元烈冷笑一声,道:“怪就怪你自己没眼色,沾了不该沾的人。”他这句话说出来,手中的长剑轻轻一动,寒光凛冽,杀气四溢。李未央便知道他动了杀机,她立刻阻止道:“不可动手。”

    元烈皱眉,望着李未央道:“为什么要阻止我。”他很不喜欢这个巴图,如果要加个程度,就是把他烧成草木灰给马儿当肥料的程度……

    李未央口气恬淡,目光却是十分的冰冷:“他是草原世子,纵然有错,咱们也不能随便处决他。”

    元烈看了李未央一眼,目光之中却是不以为然的神情,在他看来,杀了这孬种又能如何,一了百了永绝后患。可是李未央的请求他一次也没有反驳过,再者这里未必不是隔墙有耳……所以他只是略一沉思,便微微地挥了挥手,那些护卫悄无声息地退到了一边。他们的动作十分的迅速,显然是坚决的执行主人的命令。

    巴图深怕对方后悔,连滚带爬地向后奔逃而去,走了二十米开外后,他开始大声地喊道:“救我!快救我!”说着,他已经飞快地向营地的方向跑去,浑然不顾自己的臀部已经受了重伤。

    元烈好笑地看着对方的背影,道:“你们把这些尸体都收拾干净吧,不要留下痕迹。”那些护卫低声应了一句,便动作麻利地收拾起来。不过短短的一刻功夫,除了地上飞溅的血痕,这些无头的尸体已经被人带走了。

    李未央看着这一幕,目光沉静地道:“他纵然该死,也不该死在这里,更不该死在你的手上。不是我不让你杀他,而是此人毕竟是草原大君的儿子,你若是杀了他,脏了自己的手且不说,还会带来很多的麻烦,要他死,多的是其它的方法。”巴图敢来找事,本身就是一件怪事,她觉得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即便要杀死巴图,也要找到最合适的时机和最好的理由。

    元烈微微一笑,显然根本不曾将对方放在眼中,开口道:“不用理会这头蠢猪,来,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李未央瞥他一眼,心头漫过一丝暖意,笑吟吟道:“礼物,你不是去狩猎么?”她的心头掠过赵月刚才说的话,已经猜测到了几分,转眼就见到元烈已经拎着一只浑身灰毛的小狼献宝一般地送到她眼前道:“你瞧,这狼崽子是不是很配你。”

    李未央明明心头温暖,面上却冷笑一声道:“人家都是送绵软的兔子,你倒好,送我一只狼,是在讽刺我么。”

    元烈笑嘻嘻的,眼神也越发的温柔道:“那些软绵绵东西才是没有意思,一点儿也不配你的气质,我将它训好了将来还能给你做个看门狗,你说是不是?”

    李未央不由笑了,这世上的狼是怎么也不可能训成狗的。她看了一眼被元烈拎着的小狼,见它身子跟一只狗差不多大小,眼睛绿幽幽的,却泛着水光,瑟瑟发抖不说,后腿上还受了箭伤,便开口道:“放了它吧。”

    元烈皱了眉道:“我好不容易才捉着它的,这家伙,可狡猾着呢。”

    李未央却摇了摇头道:“既然是你送给我的礼物,放了它又有什么不可以,我不需要狼,也带不回去,你强行拘束着这种动物,会养死它的。”

    元烈看着李未央,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温柔,他突然明白了李未央的心思,她虽然行事狠辣,但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从来不会滥杀无辜。他点了点头道:“好,你说放了就放了吧。”说着,他手一松,便将那灰毛小狼丢在了旁边的草丛里。那小狼本就机灵,加上伤也不重,便飞快的跑了。

    李未央想了想道:“现在你还是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应对这巴图世子为好,我瞧他是非报此仇不可的。”

    元烈秀美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冷笑一声道:“巴图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真正在背后撺掇他的人是裴家的二公子裴徽。刚才我的人瞧见裴徽和巴图在那边窃窃私语,我猜他必有所图,便快马赶了过来,不料正巧瞧见这一幕,若非如此,我哪会跑得这么快。”

    李未央闻言若有所思,随后停顿片刻才开口道:“我们该回营地了,时间长了郭家的人会担心的。”

    元烈看了赵月一眼道:“你家小姐我带走了。”说着,他一搂李未央的腰间,竟将她送上了自己的马,随后飞快地跳了上去,生怕李未央拒绝,果断地道:“我送你回去。”

    然而李未央只是微笑,并没有出言拒绝。在她看来,元烈这个家伙表面看来随和好说话得很,可事实上若是违逆了他的意思,他会好一阵纠缠。

    于是,元烈带着李未央回去,一路眉飞色舞有说有笑的模样,让人看了便禁不住被他感染。直到快进入营地的时候,元烈才吩咐人叫来另一匹马,让李未央骑着,两人并骑向营地里走去。因为元烈有着绝世的姿容,虽然低调,可是依然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沿途众人的目光,一路走过人群,众人的眼神都不由自主的追随着他。李未央在越西的时候便已经习惯了别人随时随地向元烈投来的目光,因此她一直与他聊着天,根本不去注意周围的情形。忽然,元烈不动身色的道:“你瞧,那人一直盯着你。”

    李未央看了一眼元烈所说的方向,帐篷前正是静王元英,他正一直看着她,神情有些异样,不同往常。李未央神色未变,目光往那边一扫,向对方微微一笑,元英一愣,便也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49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