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49zw.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庶女有毒_286 三人成虎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匆匆出了皇后宫中,在宫门夹道迎头却碰见了李未央,嬴楚冷冷一笑道:“郭小姐,怎么这个时辰还在宫中?”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是奉皇后娘娘的命令陪慧妃叙话的。\\.q b 5 .//怎么,嬴大人对娘娘的旨意也有意见?”

    刚才在裴后身前卑微如一只狗的嬴楚冷冷一笑,挺直了身躯道:“郭小姐果真是巧舌如簧,这次你成功脱困,可是下一回还有那么容易吗?看来你还是要多找几个殿下的把柄牢牢握在手边当护身符才好,否则一个不小心,你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他说的语气森冷,牙齿的关节都在咯咯作响。

    李未央从未见过他如此恐怖的模样,不由倒是有些惊讶。她仔细打量着对方神情,突然就轻笑了起来。

    嬴楚冷声地道:“你笑什么?”

    李未央幽幽一叹:“我笑嬴大人在娘娘那里受了气,却跑来向我一个无辜的人撒气,你不觉得有些过分和迁怒吗?”嬴楚目光阴沉下来,却听见李未央又继续地道:“听说嬴大人曾经是娘娘的家臣,可是真的?”

    说是家臣,其实不如说是家奴更为合适。嬴楚心头一震,随后盯着李未央道:“是,我嬴家世世代代都侍奉裴氏一族,传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第十代人了。”他说着,却是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李未央道:“不知郭小姐怎么突然对这件事感兴趣了?”

    李未央轻轻走了两步,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嬴楚大人对娘娘过于忠心耿耿,所以我才有些好奇。嬴大人……对娘娘想必是十分仰慕了。”

    嬴楚面无表情地道:“娘娘是我的主子,我对她自然是很敬畏。”

    敬畏和仰慕完全是两回事。李未央闻听他言语之中分明含着森冷的恨意,不由轻轻一笑,状似关切地道:“嬴大人又何必隐瞒呢?瞧您怒气匆匆的模样,该不是娘娘给您气受了?这不对呀,嬴大人办事得力,又是娘娘忠心耿耿的属下,她有什么要怪罪你的吗?还是说,陛下那里的治疗不是很顺畅?”

    嬴楚看着李未央,几乎为对方敏锐的直觉感到震惊,他不自觉地身体抖了一下却又及时止住,含笑道:“郭小姐可真是独具慧眼,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不错,刚才我的确向陛下献药去了,虽然陛下康复有望但还需要时日,只怕郭小姐要失望了。”

    李未央笑了笑:“我又有什么好失望的?陛下这一回生病,也是长期的积劳成疾……头痛症又是旧疾,不知嬴大人是如何替陛下医治的呢?”

    嬴楚看了她一眼,冷冷地道:“这是我家传秘方,恐怕不便对郭小姐提起。”

    李未央轻轻一笑,淡淡施了一礼道:“是郭嘉冒昧了!天色不早,郭嘉就此告辞,嬴大人再会。”

    嬴楚看着李未央翩翩离去,目光之中涌现出无边无际的冰冷,这个女子实在是太不简单,自己在三言两语之间似乎就被她看透了。

    李未央一路回到郭府,门房却向她禀报道:“王小姐来了。”

    王子衿在这个时候到访?李未央想了想,举步迈入大厅,却瞧见郭导正陪王子衿坐着。刚一进去,就听见郭导笑道:“嘉儿,你可回来了。我怎么陪王话,她都不理不睬的,可见还是要嘉儿你来作陪才行!”

    李未央笑道:“五哥是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叫王小姐生气了吗?”

    王子衿冷哼了一声,道:“郭五公子素来就是这个个性,目中无人得很,我是不会与他计较的。”

    郭导面色不变,轻轻将那把折扇挥了挥,意态悠闲地道:“王小姐倒并不是目中无人,而是过于骄傲,以至于眼睛长在头顶上。”

    “你不要欺人太甚!”王子衿猛地拍了下桌子,几乎有些失态。

    李未央吃惊地看着对方道:“五哥你真有本事,居然能将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王小姐逼到这个份上。”

    郭导不由大笑,王子衿面色铁青地道:“我好心好意看望你,你却叫你五哥这么欺辱我,算了,我这就走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就要向外走去。

    李未央连忙拦住她,笑道:“既然来了,何必这么快走,话都不说完全了。”

    王子衿冷冷看了郭导一眼,郭导连忙举起双手道:“好,我立刻闭嘴,什么也不说了。”说着,他的手凑在嘴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王子衿冷冷一笑,转头看着李未央道:“我瞧郭五公子这张嘴巴迟早是要闯祸的。嘉儿,你还是好好控制着他才是,免得为齐国公府抹黑。”

    郭导动了动嘴似乎要说什么,想到刚才自己的承诺,却是耸了耸肩膀,若无其事捧起茶杯悠悠哉哉地喝起水来。

    王子衿看到对方不再胡言乱语,便低声地道:“这次你进宫情况如何?”

    李未央淡笑道:“裴后已然解了我的禁足令,如今我可以在大都畅通无阻了。”

    王子衿点了点,思虑片刻才道:“你吩咐赵月给我的信我已经收到了。只是我没有想到梧桐那个丫头竟然也是裴后送来的奸细。”

    李未央淡淡地道:“裴后眼线无处不在,若非如此怎么说她的势力根深蒂固呢?王小姐还是多加小心为好!”她说到这里,突然笑了笑道:“不,我应该叫你子衿才是。”

    王子衿闻言,便知道李未央是将她视为自己人的意思。心头一暖,微笑道:“其实若非你那一捧茶叶,我倒真想倒戈。”

    郭导忍不住道:“王小姐心念变得还真快。”

    王子衿横他一眼:“那也及不上你的承诺变得快。”

    郭导知道对方是在讽刺自己,轻轻一笑,不再做声了。

    李未央和王子衿坐下,吩咐赵月又为她续了一杯茶,才淡淡地道:“多谢子矜你的关心。正是由于你的策动和帮助,我才能这么快脱身。”

    王子衿笑了笑:“我不过是个施行的人,主意全都是你出的,可见在揣度人心之上,我真是远不及你。”

    李未央道:“这世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我的长处在于看透人心,而子矜你的长处在于行军布阵,又何必介怀呢?”

    王子衿细细一想,倒也是真是这个道理,如今她早已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倒也不再计较和李未央一争长短。她柔声道:“其实这回我原本想要和父亲一起上战场去的,也好替他筹谋一、二,可是想到大都的局势……还是留在了王家。我想裴后这么急于将他们调走,恐怕还有别的目的。”

    李未央闻言微笑道:“她绝不会仅仅就为了除掉我而引起这一场战争。”

    王子衿细细地想了想,面上浮起一层忧虑道:“你说她会不会是想要夺宫?”她说到夺宫的时候声音明显低沉了三分。

    而旁边的郭导面容也是一肃,不禁坐直了身子,道:“不会吧,她有这么大胆子?”

    李未央笑道:“若说裴后没有胆子,那世上还有谁敢称自己有胆?胆量她当然是有的,只看她有没有这个心思!”

    王子衿不禁皱眉道:“此话怎讲?”

    李未央看着王子衿,一字字地道:“今日我在宫中见到了嬴楚。”嬴楚是皇后心腹,李未央入宫觐见裴后,会见到嬴楚也并不奇怪。

    瞧她神情有异,王子衿不禁问道:“你见到他,又看出了什么?”

    李未央沉吟片刻,才慢慢地道:“之前我曾经听说过,嬴楚一直在向陛下进献一种治疗头痛病症的药。可是这么多年来陛下的病没有断根,却用药用上了瘾,每隔三个月就要服一次这种止痛药,而嬴楚不在大都的半年中也是命人将药送到皇宫。可见陛下已然对这药十分看中,甚至再也离不得。我猜这只是裴后控制陛下的一个手段。”

    王子衿不禁怀疑:“可是她若是能够在药上动手除掉了陛下,也就可以控制太子登基了。”

    李未央失笑:“哪儿有这么容易,纵然太子登基,可朝臣们也依旧会怀疑她。要知道陛下一直在服用嬴楚的药,真的出了什么事,嬴楚第一个逃脱不了干系,嬴楚跑不掉,裴后难道就不会被人怀疑吗?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听到这里,王子衿也不禁变得更加疑惑:“你是说裴后让皇帝服药只为了控制他,而不是为了杀他?”

    李未央点了点头:“是,我觉得嬴楚对陛下倒是隐有恨意。但裴后嘛,我实在瞧不出她要诛杀陛下的意思。虽然他们夫妻感情并不是很好,甚至陛下将她当成仇人。”

    听到这里,郭导若用所思地道:“陛下心仪的那个人永远只有一个,而他也一直怀疑栖霞公主的死和裴后有关,所以更加憎恶她。若非之前裴家势大,恐怕太子和其他皇子的出生也就不可能了。瞧陛下近年来,已经是再也不入裴后宫中,就可知道他心中的怨恨有多深。”

    按照皇室惯例,每月初一、十五,皇帝是一定要留宿皇后宫中的。当年裴后靠着这一点才能够生下太子和两个公主。但是如今在陛下一步步控制了裴家之后,他就再也不曾踏入过皇后宫中,甚至连这旧制都废除了。这不光是对裴后的羞辱,更是一种向天下人昭告裴后彻底失去宠爱的意思。

    任何一个女子,都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存在,更何况是心性高傲、手段狠辣的裴后。她的心中对皇帝应该充满了憎恨才是,可为什么却迟迟不动手呢?王子衿换位思考,若是换了自己,只怕也不能容忍夫君这样对待她。可是皇后呢,她为什么能够忍这么多年?她实在是想不通,所以良久都没有说话。

    李未央淡淡地道:“子衿在想什么?”

    王子衿一愣,才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对方,道:“我只是觉得十分奇怪,按照陛下对待皇后的态度,她应该是十分憎恶他才是,为什么反而是嬴楚对陛下充满了憎恶呢?”

    李未央轻轻一叹道:“这就要问五哥了。”

    郭导吃了一惊:“问我?我哪知道这太监在想什么?”

    李未央笑道:“谁说嬴楚是太监呢?”

    郭导面色一变:“难道他不是?这怎么可能!宫中若是不净身的话,那是没办法随时陪侍在娘娘宫中的。”他说到这里,却是狐疑地看了李未央一眼道:“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太监?”

    李未央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他现在是太监,可他从前不是!在他成为裴后近侍之前一直都是裴家的家臣,想必也一直侍奉在裴怀贞的身边,若是因此产生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王子衿大吃一惊:“你是说,嬴楚对皇后她……”

    李未央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

    郭导不敢置信地道:“这怎么可能!一个太监,他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就算他从前不是太监,那他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家奴而已,说家臣对他都是抬举了!”他说到这里,目光之中依然是十分鄙夷。

    可是王子衿却看着他,郑重摇头道:“不,嘉儿说的对。”

    郭导蹙眉:“王小姐怎么知道这一定是对的?”

    王子衿回答道:“此事并不难猜测,若是事情放在五公子的身上,你为了心爱之人,可会做出嬴楚这样的事?”

    郭导惊住了,良久,他突然明白了过来:“你的意思是嬴楚成为阉人是为了陪伴在皇后身边?”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他是皇后的家臣,自然有机会可以进入朝中,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为什么要变成一个小小的近身侍从?这可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若不是对裴后心中充满了特殊的感情,他至于与这样忠心耿耿?你想想看,这么多年来他为裴后做了多少的事情,冒了多大的风险。说他对裴后没有爱意,谁会相信?纵然别人都看出来嬴楚对裴后的感情,那又如何?他不过是一个太监,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谁也不会往这方面去想。”

    经李未央一提醒,郭导足足有半刻的工夫都没有说出话来。良久,他终于叹息一声道:“所以我说,女人的知觉就是可怕,瞧你们这一个两个看得这么准,倒叫我这个男人无地自容了。”

    李未央望着王子衿,笑容浮光掠影:“既然嬴楚对裴后怀有一片痴心,那事情就不难办了。”

    郭导愕然问道:“不难办?你要如何?”

    李未央慢慢地道:“他越是痴心,越是给咱们制造机会,只要把这个把柄利用得当,比什么都管用。”

    郭导闻言挑高了眉头:“你要利用嬴楚对裴后的爱意?”

    王子衿笑道:“这么大个秘密,若是弃之不用,岂不是过于可惜!”

    郭导左看右看,一边清丽如荷,一边风流蕴藉,偏偏都是心机深沉、手段毒辣,不免连连叹息:“最毒妇人心,最毒妇人心啊!”

    从说了嬴楚之事后,王子衿便暗暗留心,第二天下午亲自又来拜访。赵月将她引入花园,便见到李未央和郭导坐在凉亭之中悠闲地下棋,四面的帘子已经卷起,清风拂过,气氛安静而温馨。

    见到王子衿了来了,旁边的婢女连忙引了她落座。李未央笑道:“怎么这么着急,昨天不是刚来过吗?”她一边说着,已然落下了一子。

    王子衿淡淡一笑:“昨日你说要针对嬴楚想个主意,我被你勾起了兴趣,昨晚上一整夜都没有睡着,偏偏你总是说一半就不说了,岂不是要愁死我。”

    李未央横她一眼,不露声色地一笑,却转头向郭导道:“五哥,该你出棋了。”

    郭导苦思冥想了半天,似乎十分踌躇。看他在那里想得很出神,王子衿低头一瞧,只见到这出棋黑子已占半壁江山,可见李未央是赢定了。她忍不住催促:“好了,你们也不要光顾着下棋,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李未央神色冷静,显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我都说了会有自己的法子,子衿又何必这么心急,往日里你可不是这样的个性。”

    王子衿不由就是一哼,抱怨道:“调起了人家的胃口,又故意什么都不说,从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这么坏!”她的话音刚落就瞧见阿丽公主走了过来。

    阿丽公主原本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可一看见王子衿,美目就是一凉,声音多了三分不悦:“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郭家可不欢迎你!”

    听到这句话,王子衿愕然,而其他两个人却都笑起来。郭导说道:“可见王小姐你这个人不讨人喜欢,连阿丽公主这样性情开朗、心无芥蒂的人,都不想见到你。”

    王子衿想要发怒,可是想了想却又忍下了,对阿丽公主道:“公主殿下还不知道我已经和嘉儿变成好朋友了吧?”

    阿丽公主狐疑地看着李未央,目光之中有三分不解,她真是搞不懂这些聪明人,三天两头地互相争斗不说,一转眼竟然就能做在一起喝茶下棋,她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阿丽公主心性单纯,她没有办法理解所有的世家之间或离或和依靠的仅仅只有一点,那就是利益。当郭、王两家利益相悖的时候,他们会争个你死我活。可一旦他们的目标一致,也可以紧密的配合。更何况李未央那一撮茶叶,已然彻底收服了王子衿,如今她可是诚心诚意地帮助她,希望可以顺利地打倒裴后,以为王家赢取更多的利益。毕竟裴皇后势力很大,而她身边也已经没有容纳王家的地位,就算替她除掉了李未央,王家又能有什么好处?与此相反的是,若是王家改为支持静王元英,一旦他登上帝位,他们的身份可就大不一样了,一下子从寻常世家,变成了勤王的豪门。

    阿丽公主看到李未央真的点了点头,这才相信王子衿的确是和她言归于好了,不由撇了撇嘴在一旁坐下,探头探脑地看着眼前的棋局。

    王子衿瞧阿丽公主神情可爱、眉目欢脱,也不由就是一笑。这世上有一件很奇怪的事,但凡心机深沉的人都爱和单纯的人做朋友,许是算计的多了,遇到阿丽公主这样的直肠子还真拿她没有法子。

    这时,赵月捧了四个小盅来,白玉做成,十分精巧。王子衿以为是茶,端在手中却是一股暖意,打开盖子见到里面红艳艳的汤汁很是讨人喜欢,不由侧头去问李未央道:“这是什么?”

    李未央微微一笑:“这么冷的天气,我想光喝茶也没什么意思,恰好有新鲜的樱桃汁,用水温了正是暖心暖肺。”王子衿点了点头,不一会儿,又见到婢女们流水一般地送上各式果子、点心。用金线小碟足足摆了十、七八碟,放在她的面前。王子衿索性安然地在那里,一边吃点心,一边悠闲地看着棋局,不时指点郭导两句。

    一来二去郭导被整得有些生气,他扬眉道:“我难道不会下棋吗?非要你来教我!”

    王子衿面色一变:“你这人好没道理!我好心教你,你不谢我也就罢了,怎么还开口责怪?”

    郭导冷哼一声,颇有些傲娇地说道:“我相信自己的棋艺是却对不会输给嘉儿的。你不要开口,再过一刻,我就能赢她!”

    这句话说的其他三个人都笑了起来,王子衿撇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你们瞧,那是什么?”

    阿丽公主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抬起头,看着天空悠悠飘过的白云,不由诧异道:“天上有什么?”

    王子衿神色镇定:“难道阿丽公主没有瞧见一只硕大的牛在天上飞?”

    郭导却也不恼怒,刷地一声展开了扇子,噼噼啪啪地扇了起来,随后他竟然灵机一动,手一沉,一子落在了棋局之中。

    王子衿美目扫过,轻吐出一口气:“叫你不要走这一步,你却偏要走,真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这可怪不得我了!”果然,在王子衿的话完这句话之后李未央的棋已然出招,一步就定了乾坤。

    郭导输了,他的脸色不由变得难看起来。转头撇了王子衿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都是因为你在旁边干扰,所以才害我分了神!”

    王子衿不由放下手中茶盏,压抑了眸光之中的嘲讽,一字字道:“瞧五公子这话说的,以后你下棋的时候,咱们都得退避三舍,所有的人不能咳嗽,不能说话,你干脆也禁止别人走动,省得要是谁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也会干扰你的思绪吧!”

    郭导刚要说话,却瞧李未央正含笑望着他们,不由道:“嘉儿,你来评评理!”

    李未央淡淡地饮了一口茶,故意看向阿丽公主道:“公主殿下以为如何?”

    阿丽公主托着下巴,塞得满口都是糕点,却是口无遮拦地道:“我倒觉得他们两人像是欢喜冤家!”

    听完这四个字,王子衿的面色一下子涨红了。她外表风流蕴藉,却自小在山上长大,骨子里素来是个十分端肃严谨的人,何曾被人用这样的词形容过?更别提对象还是郭导!欢喜冤家?亏阿丽公主说得出来!

    看王子衿分明恼了,李未央连忙按住她的手臂轻声道:“不必理会阿丽公主所言,若是你中了她的激将法,岂不是真的坐实了这欢喜冤家四个字?”她说到这里,目光却是看向郭导,郭导无奈地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压根儿没有想到阿丽公主会往别处去想。

    李未央轻轻一叹,在她看来王子衿也的确是足以和郭导相配,但是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郭导曾经伤了右手,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举剑。而王子衿又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她要的夫婿也必定文武双全、天下无双。静王或可以匹配,可是郭导实在是攀附不上,若是将来王子衿对于郭导这个缺陷有所嫌弃,那李未央宁可五哥娶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能够体会他的好,品位他的真,欣赏他的潇洒与脱俗,而非王子衿这样事事追求完美的人……

    而此时王子衿已然将那一份羞恼压了下去,她为了掩饰尴尬,似乎迫不急待地道:“嘉儿,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说的话,你究竟要如何对付嬴楚?”

    李未央见话题又转了回来,只是微笑:“子衿为何对这件事如此执着?”

    王子衿见对方不为所动,只好实话实说道:“只因为上一回我想杀他却没有成功,可见其刀枪不入难以对付。对付这么一个不死的人,你要如何才能成功?”

    李未央的目光在王子衿的面轻轻掠过,神色却是十分平静:“这世上最了解嬴楚的人不是咱们,而是裴后,若想要嬴楚死,只能裴后亲自动手。”

    听到这样一句话,王子衿和郭导都震住了。

    却是阿丽公主抢先问了出来:“这怎么可能?嬴楚可是裴后的得力助手,又对她忠心耿耿,无论如何裴后也不会杀他的!”

    李未央却摇了摇头,:“那可未必!太子是裴后的亲生儿子,因为嬴楚太子和裴后之间也起了不少嫌隙,再加上最近这些流言,为了安抚太子,裴后对于嬴楚绝没有之前那般宠幸了。”

    郭导深深地望着李未央道:“可是光凭这一点还不足以撩拨裴后去诛杀嬴楚,不是吗?”

    李未央嘴角慢慢扬起:“那咱们就给她制造点杀嬴楚的理由。”

    王子衿反复念着这一句话,柳眉轻蹙:“这可不好办,就像公主刚才所言,裴后虽然渐渐有些疏远嬴楚,但她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一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人,除非是……”她说到这里突然顿住,然后顿悟:“除非嬴楚已然危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49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