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乐稀奇 www.49zw.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俊美绮丽的少年身上。

    无人留意到梅妃的身体一直在微颤,缩在宽大袖袍中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

    这些微刺痛,和汹涌如巨浪的惊惧相比,实在微不足道。

    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多前那一个撕心裂肺痛苦不已的晚上。她对着女儿的尸首恸哭,一边紧紧搂着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儿子,只觉得寒香宫外到处都是狰狞凶狠的脸孔,要令他们母子死无葬身之地……

    那个幕后凶手,就在这里。用惊疑不定的目光在省视着盛鸿……

    梅妃恨不得此刻立刻起身,远远地逃开。

    她不要什么圣宠,也不要什么风光,她只想要儿子安稳地活下去。

    可儿子却说这是露面的最佳机会,她根本拗不过儿子,只得惊恐万分地等着儿子换上男装。然后,在看到翩翩少年的那一刻,哽咽失声泪流满面。

    她不得不重新梳妆,这才来得最迟。

    时间似凝固一般,定格在了此刻。

    似有一块巨石沉沉地压在胸口,令她无法呼吸。

    会不会有人识破盛鸿的真正身份?

    ……

    过了许久,建文帝才张口:“平身。”

    声音有些嘶哑。显然,建文帝此时的心情也难以平静。

    盛鸿拱手笑道:“儿臣谢过父皇。”很自然地伸手扶了梅妃一把,轻声道:“母妃久病无力,儿子扶着母妃。”

    修长的手牢牢地稳住了梅妃颤抖不已的身体。

    梅妃心中又是一颤,迅速抬头看了盛鸿一眼。

    盛鸿冲梅妃笑了一笑。

    梅妃心中的酸苦惶恐,在盛鸿平静自信的笑容中渐渐消融,勉强站直了身子。只是,面色依旧晦暗。

    好在此时人人心绪波动难平,无人留意“久病”的梅妃面色如何。

    丽妃和四皇子还跪在地上,在众人震惊无言的片刻里,这对母子依旧垂着头。无人能窥见他们的神色变化。

    盛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将众人或震惊或惊惶或故作平静的神色尽收眼底。

    当年,到底是暗中下毒手谋害年少的七皇子?

    ……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昌平公主。

    “六皇妹穿上男装,与翩翩少年无异。可惜七皇弟意外早夭。如果他还活着,想来便是这等神采飞扬的模样。”

    昌平公主的声音里满是惋惜。

    三皇子此时也终于回过神来,目中闪过一丝极复杂的情绪,口中却笑道:“六皇妹真是淘气。忽然穿上男装,又对着父皇自称儿臣,刚才我几乎以为是七皇弟回来了。”

    五皇子笑着接过话茬:“可不是么?我也被吓了一跳。”

    有口疾的二皇子,平日不太喜欢说话,此时也忍不住道:“我也以为是、是七皇弟。”

    盛鸿挑眉一笑:“父皇允诺过,只要我赢了射箭比试,便能穿一日男装,扮着七弟尽孝承欢膝下。今晚既有宫宴,我便穿着七弟的衣服来了。”

    然后,冲建文帝笑道:“父皇,我这样穿是不是格外好看?”

    眉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乐稀奇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49zw.com